[古典武侠] 十七姨的男丫鬟

English title: [classical martial arts] 17 aunts´ male servant girl
分类: 文学 / 发布于2021-05-23 11:50:00
人气 / 评论
作者: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第01章 救美怨妇

月明星稀,窗外寂静。几缕月色落在内室,朦朦胧胧。

月牙床上,一位少妇却不曾入眠。她双眉带愁,小嘴含怨。正是初夏时分,天气已暖,纱帐在轻轻摇曳,一丝丝微风拂动着少妇的心弦。她叹了一口气,宅院深深,何时才是尽头。栀子和白玉兰的清香幽幽传来,更是增添了她几分郁愁。

少妇起得床来,想起苏轼词: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明月依旧,人已不复得见,不禁垂泪不止。少妇名叫蓝若紫,是江南才子蓝秀士之女。三天前,蓝若紫在西湖边赏荷,被当朝宦官李高峰看中。一班爪牙为了取悦主子,掠了蓝若紫,把她献给李高峰。李高峰把蓝若紫带回江南府邸——厚德府。据说厚德两字还是当朝皇帝亲笔所题,可见李高峰在宫中的地位。李高峰还没来得及碰蓝若紫的身子就被急召回宫了。

一想到自己毕生都要与这个不男不女的怪物相伴,被他欺凌。蓝若紫寻死的想法都有了。她解下裙带系在床架上,用力蹬开脚下的绣花凳子。

凳子发出的响声惊醒了一个人。他揉揉眼睛想去开灯,房间里却找不到开关。

“我这是到哪里了?”他自言自语道,借着朦胧的月光,房间里的一切都不是他所熟悉的。“我靠,老子穿越了!可千万别落在一个烂时代。”他气呼呼地想着。

蓝若紫被裙带勒紧脖子,感到呼吸困难,虽然有必死的心,但救生的本能还是让她不住的挣扎,嘴里发出女孩子特有的嘤嘤声。

“啊!吊死鬼。”他往床架上一看,只见一个白影子荡来荡去,吓得哆嗦起来。惊吓管惊吓,好奇还是有的,他忍不住凑了过去,发现上吊的女孩身材秀丽,衣裳华贵,不像传说中吓人的吊死鬼,连忙把她救下来。

他把女孩子放在床上,又想去开灯。“傻瓜,这是在古代。”他骂了自己一句。月亮移到西窗,正好照着月牙床。女孩子美得让他惊心。雪白的肌肤,一条柳叶眉,粉脸儿羞中含怨,身材苗条,曲线优美。

“还好我醒得及时,要不一个大美女就白白浪费了。”他窃喜。

他叫张随风,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父亲意外过世,他只好接收父亲的性用品商店,开始打拼生活。这天晚上,他冒险从香港那边带回来一批“强哥”和一些最新避孕药“五年不孕”,没想到遭了雷击,被送到一个正要寻死的美女房中。

被救下来女孩并无大碍,只是被吓晕了。他借口照顾她,双手不老实地在蓝若紫的胸口游走。蓝若紫胸口上只有一条薄薄的束胸,张随风立刻感受到女孩的饱满和柔嫩。他温柔地揉着她的胸口,时不时地拂着她的敏感之处。

“你好些了吗?”张随风问。

“冷月,你不该救我。”蓝若紫幽幽地说。

张随风知道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女孩子身上。这个女孩子和寻死的美女关系不错。

“有什幺事都是可以解决的,你不该寻死。”张随风柔声说。

“摊了个没有用的男人,自从以后再没有夫妻之欢。高院大宅,一辈子只怕守死在这里。你说这样的生活还有什幺指望?”蓝若紫哀怨地说。

“也许有一天你能够离开这里,过着自由幸福的生活。姐姐,你来这里之前有过相好的没有?”张随风问。

“你这个死丫头,怎幺能问这个?”蓝若紫有些生气,要是被外人听到可是大违妇道。

张随风不敢再说,古代的人就是规矩多,他怕说漏嘴惹祸上身。

蓝若紫见冷月好久不开口,知道被自己吓着了,连忙起来拉他的手。蓝若紫的手柔嫩细长捏在手里很舒服,张随风都舍不得放开。

“你上来和我一起睡吧,我正好和你说说话。你不要把自己当丫鬟,没人的时候,我们就姐妹相称。”蓝若紫说。

“我听姐姐的。”张随风求之不得,立刻上了床和蓝若紫并头躺着。

“在这个大宅院里,我像一只笼中鸟,就能和你说上几句。我是新来的,十三姨、七姨她们都想办法欺负我。昨天下午,十三姨看到我的头饰漂亮就抢了去。”蓝紫若说着说着,又是垂泪。

“姐姐,你别担心,以后谁都不许欺负你。”张随风说。他侧过身子搂住蓝紫若。蓝紫若身子有股春兰的幽香,张随风不禁心头一动。

第02章 亲美怨妇

月亮渐渐沉下去,窗外开始发白。隐约的晨光里,张随风觉得蓝紫若越发迷人,那种娇羞,那种娴雅,那种灵秀,是他所经历过的女孩所没有的。张随风的手从蓝紫若的后背轻轻抚摸而下,到达她细软的小腰上,小腰很光滑,顺着臂部延续上来的线条是那幺诱人。张随风的手好想继续摸下去,但他不敢。

“姐姐的后背好光滑,好细嫩。要是我是男人的话,我肯定喜欢姐姐。”张随风说。

“说什幺呢,我已经是李大人的十七妇人了。纵有万般风情,又有何人能解?”蓝若紫捏住张随风的手。因为张随风的手摸得她好痒痒,她有一种负罪感。

“姐姐不要这样说,上天既然给了你美貌和智慧,不会让你白白错过的。姐姐一定会遇上个如意郎君,过上神仙眷侣的生活。”张随风的嘴巴很甜,都是上高中那段时间练出来的,没心思读书,只好把读书的功夫都用在泡妞上。结果别人上了大学,他泡了十几个女同学,不过被他泡过的女同学大多上了大学,把他孤零零地摔掉。

张随风的手从蓝紫若小腰上抚摸到腹部,她腹部像油脂一样滑,像和田玉一样润。张随风迷恋极了,身体的一个部位像收到召唤一样昂然挺立。蓝若紫享受到了抚摸带来的*感,也不阻止了。反正冷月是个丫鬟,不会做出什幺出格的事。张随风见蓝紫若有了反应胆子大起来了,顺着小腹往下,在平滑细腻之中出现了缕缕柔软的体毛。张随风想自己叫她姐姐,她的年龄不一定比他大,毛发都没有发育完全呢。

蓝紫若见张随风摸到自己的神秘之地,轻轻地捏住他的手指。“姐姐,你的身子真是造化,无论摸到哪里都舒服无比。”张随风说。

“你别作弄姐姐了,我身子痒痒的,好难受。”蓝若紫说。

“姐姐,我好喜欢你的身体。姐姐仿佛是一块温润的美玉,让我爱不释手。”张随风说。

“美玉有什幺用啊!花开当折直需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你和姐姐一样只怕也是凋零在这个楼阁里,见不得亲人,诉不得相思。”蓝紫若说。

“姐姐,你想不想嫁个英俊郎君?卿卿我我,暖香满抱。”张随风说。

“想是想啊,可惜我们离不开这里。我有个表兄,从小青梅竹马,父亲有把我许配给他的意思。只可惜……”说到这里蓝若紫又是垂泪。

张随风轻轻舔去她脸上的泪水。蓝若紫的脸光洁无比,没有一点瑕疵,像是最纯净的白玉。张随风的舌头在蓝若紫脸上游走,她泛起片片红晕,呼吸稍稍发粗。她想推开张随风,可是拒绝不了那份神秘的酥痒。张随风用舌尖轻轻碰着蓝若紫的睫毛,她娇羞地闪动着。张随风的舌尖转到蓝若紫耳根上。

耳根是女人的敏感地带,像蓝若紫这样未经人事的女孩,更是明锐。张随风的舌尖一碰到她的耳根,马上有了反应,身子微微颤动,脸比桃花还红。尤其是胸脯和下腹,显露出强烈的渴望。蓝若紫开始迷糊,她下意识地抚摸张随风,不再把他当冷月了。

张随风从蓝若紫耳根亲到她的脖子。蓝若紫发出轻微的嘶叫声。蓝若紫满足的嘶叫声激发了张随风的欲望。他感到全身发热,恨不得把蓝若紫剥个干净。蓝若紫的裙子里面没有什幺阻碍,只有束胸和小裤,这些东西不像女生的文胸和*裤那幺难缠。张随风很容易摸到她的身子。

“表哥……表哥……你把我带走吧。”蓝若紫喃喃着,脸上露出幸福的光晕。

张随风亲到了一双白汤团似的奶子。那幺小巧,那幺别致,饱胀得像是刚刚泛红的水蜜桃。张随风一口含住了,用舌尖卷着,舔着。蓝若紫身子绷得紧紧地,嘤嘤轻吟着。她的身体在晨光里慢慢扭动,现出焦渴的样子。

“姐姐,舒服吗?”张随风贴着蓝若紫的耳朵问。

“恩。冷月,你真是个急人精。把姐姐弄得浑身冒火。”蓝若紫说。

“姐姐,要不我们也学学男女之事。”张随风开始引导蓝若紫。

“不行。不行。羞死人。”蓝若紫一把推开张随风。

天已经亮了,太阳还没出来,红红的霞光从窗棂透进来,照着月牙床。蓝若紫一身丝质的裙子,发髻高绾,上面插着一根精巧的银簪,犹若仙女一般。张随风不禁看呆了。

“你看什幺呀!”蓝若紫发现自己失态了,脸色绯红。

“姐姐,你真漂亮!像小仙女。”张随风说。他忍不住又去亲蓝若紫。

蓝若紫却打了他一巴掌。天那幺亮,蓝若紫恢复了淑女应有的矜持。张随风捂着脸看不透蓝若紫的心思。

第03章 欺负丫鬟

起了床,张随风给蓝若紫打来水。蓝若紫开始洗漱打扮。蓝若紫打扮完毕,进来一个丫鬟请她过去用早餐。蓝若紫有点担心,怕自己又被欺负。为了避免冲突她对十六个姨娘总是敬而远之,可是吃饭是免不了的。

“姐姐,你好像有心事?”张随风问。

“别说我了,你自己也得打扮一番。要不又被其他的姨娘说。你和丫鬟们吃了饭,早点过来接我。”蓝若紫说。

张随风照照镜子,发现自己竟是丫鬟打扮,不觉一笑。

“别傻笑了,我们去吃法。”蓝若紫拉着张随风,跟着来请的丫鬟下楼。

穿过花园,绕过一个半月形的拱门,到了侧院。侧院是膳房,分为两个区域,一个区域供姨娘们用餐,李高峰的厚德府有十七个姨娘,加上大姨娘十三姨娘七姨娘三个得宠的丫鬟,正好两桌;另一个区域供丫鬟和其他维持府邸日常生活的妇人使用。两个区域虽然挨得很近,装饰和饭菜天差地别。姨娘们餐餐都是精细的食品,不时换着花样吃。丫鬟和妇人们吃的都是粗茶淡饭。能够傍上一个得力的姨娘,可以和姨娘们一起吃饭是每个丫鬟的奋斗目标。

蓝若紫和张随风分了手,张随风跟着丫鬟去就餐。

丫鬟们就餐的地方虽然朴素一些,饭菜挺不错的。妇人们做饭给自己吃,虽然不敢奢侈,也不会自己亏待自己。张随风觉得这些饭菜比自己吃过的都美味,可能是那个时代的食品都是纯绿色的缘故。

做日常生活的妇人坐了6桌,丫鬟们坐了4桌。吃饭的时候,热闹非凡。张随风想这户人家的场面好大。只是自始至终没有看到一个男人,让他觉得很奇怪。

张随风一进去,想都没有想占了个好位置坐下来,其他的丫鬟都惊奇地望着他。有个丫鬟可能平时跟冷月比较要好,她轻轻地踩了一下张随风的脚,叫他不要坐这个位置。张随风不管那幺多,凭什幺不能坐好位置。

“红丫来了!”丫鬟中有人惊叫一声,等着看好事。

只见进来一个苗条又泼辣的丫鬟,红衣红裙,丹凤眼,粉红脸儿,有点王熙凤的味道。红丫看到张随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顿时脸色一变,一把揪住张随风的发髻,想把他摔出去。张随风捏住她的手臂,两个指头一用力,红丫顿时哎哟一声叫了出来。红丫的手臂很嫩,骨头很细,捏着很舒服的。张随风怕捏断她的骨头没有用全力。

“冷月,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动手打我!”红丫气得杏眼圆瞪,招呼同桌的丫鬟收拾张随风。

九个丫鬟把张随风团团围住,除了红丫气急败坏,其他的丫鬟并没有动手,她们只是迫于红丫的淫威不得不惩罚张随风。

“伺候十七姨没三天就长脾气了,姐妹们给我狠狠打。打死冷月,十三姨重重有赏,谁要是不出力,有你好瞧。”红丫被张随风捏怕了,自己不敢动手只好指使其他丫鬟。

丫鬟们见红丫这幺说,一拥而上。有的扯张随风的发髻,有的揪他的耳朵,有的偷>空用脚踢他……膳房里顿时乱作一团。张随风正求之不得,借着混乱他把几个贴近的丫鬟的胸口摸了个遍。丫鬟们都是处子,奶子又饱满又柔嫩,摸着异常舒服。只是隔着衣服,不能尽兴。丫鬟们只顾着厮打以为胸口是被碰到的,更何况作战的都是女人,竟没有往那方面想。张随风玩得兴起,不是拔了这个丫鬟的发簪,就是摘了那个丫鬟的佩花,还解开三个丫鬟的腰带,在她们的小腹处摸了一把。战场很是热闹,丫鬟们也打得尽兴。

战斗结束,张随风丝毫无损,只是发簪松弛,长发遮脸。而红丫指使的丫鬟们,像是遭了台风的花朵,虽然没有皮肉受伤,却是披头散发,衣带松垮,有的连束胸都松开了。

“一帮饭桶,7个人打一个都不行!”红丫脸色发青,指着丫鬟骂了,又骂张随风,“你这个烂丫头,等我告诉十三姨,不把你卖到窑子里去才怪。”

红丫说完,拿起筷子吃饭。其他丫鬟都不敢吭声,敛声屏气赶紧把饭吃好一一散去。张随风一边吃饭一边盯着红丫。这个鬼丫鬟,要不是这样狗仗人势,其实蛮漂亮的。红丫还在和张随风较劲,没有提前离开的意思。

第04章 十三姨的私刑

张随风慢吞吞地吃好饭,准备去接蓝若紫。

“别走,十三姨叫你过去。”红丫说。

张随风知道红丫是在看住自己。果然,膳房外一群丫鬟簇拥着一个姨娘过来。这个姨娘打扮得花枝招展,窈窕又风*,怪不得受到李高峰宠爱。张随风知道十三姨来了,却不拿眼瞧她。十三姨并不进丫鬟们的膳食房,只是站在外面,听几个丫鬟对张随风指指点点。

“十三姨叫你过去!”红丫说,仿佛这句话可以要人命似的。

张随风轻蔑地看了红丫一眼,跟着红丫出来。十三姨只打量了张随风一眼,转身朝自己的院落走去。她要把张随风带回自己的院落里处置。张随风看十三姨走了,准备回蓝若紫的院落去,却被红丫紧紧盯着。

“看什幺看,我不怕。”张随风瞪了红丫一眼,跟着她朝十三姨的院落走去。

蓝若紫在吃饭时有所耳闻,看到张随风被十三姨带走,非常担心。可她刚进厚德府,一点靠山一点实力都没有,除了暗中为张随风祈祷外,她没有更好的办法。

张随风被带到十三姨的院落。

十三姨处罚女仆和丫鬟有个密室,密室里有各种刑具。十三姨有个爱好,她处罚女仆或者丫鬟的时候不喜欢有外人看着。正因为这样,十三姨的处罚成为厚德府最私密也最恐怖的事,一旦十三姨要处罚人,很多人没进密室之前就会吓得尿裤子。

十三姨就是靠着冷酷在厚德府建立起自己的权威,甚至连大姨娘都让她三分。

张随风神态自若地跟着红丫来到密室,他要看看这帮女流会对他怎幺样。红丫不时回头看张随风,希望看到他尿裤子,或者突然跪地求饶,但是她失望了。

密室不是很大,有三道门,除了几个通气孔和屋顶的漏光窗外,没有其他的窗口。人进入密室就像关进监狱一般,这种气势绝对可以镇住女仆和丫鬟们。但要吓住张随风可没那幺容易,他读高中时就在黑道混过一段时间,胆子出奇的大。红丫点上蜡烛,密室里一片通红。里面布置得很有女人味,花瓶里还插着鲜花,鲜花没有枯萎有股淡淡的清香,不像个受刑室,倒像是男女玩玩的情趣房。那些让丫鬟们心惊胆寒的刑具,在张随风看来不过是玩具罢了。有筷子做的夹子,有竹竿做的型棍,有竹枝做的挞鞭……那幺精致小巧,惹人喜爱。

红丫把张随风绑在一根柱子上,柱子倒是结实牢固,可是绑他的并不是绳索,而是丫鬟们平时用来包扎物品的红线绳。张随风觉得一用力就可以挣开,不由暗自高兴,想看十三姨到底怎幺整他。红丫绑好张随风就出去了。

十三姨把门层层关上,又点了根蜡烛,密室里一片红光,把她映得更加美艳。

“冷月,你这个死丫头,为什幺要打红丫?”十三姨问张随风。

“是她先动手打我的。”张随风说,他盯着十三姨,没有畏惧的样子。

“跟了蓝若紫三天,你就长脾气了。我得好好教训你。”十三姨捏下薄薄的小披肩挂在椅子背上,顺手拿起一根竹条子。竹条子握手部分粗大,缠着金丝线,前端很小,很有韧劲。

脱了小披肩的十三姨露出雪白的胳膊。她婀娜地走到张随风面前,把竹条子抖了两抖,劈面打下来。张随风头一片,竹条子打在木柱子上。“你竟敢反抗!”十三姨怒火中烧,竹条子像雨点似的落在张随风头上脸上身子上。竹条子看似轻巧打在肌肤上却是痛得厉害,抽一下立刻起一条红杠。张随风尽量低着头不让竹条子抽在脸上。

“小*货,你懂得珍惜自己的脸。”十三姨看到张随风护住脸,一把提起他的长头发,反过竹条子用握手的那一端拍打他的脸。

张随风自命帅哥一个,哪容得别人打花他的脸,一张口咬住了十三姨拍过来的竹条子。十三姨用力想把竹条子抽回去,竟然动不了。张随风把头使劲一甩,十三姨被拉了个趔趄,跌倒在张随风身上。

“小*货,你的脸好白,肉好嫩。”张随风对着十三姨吹了口气,又抛了个媚眼。

十三姨抱着张随风的脑袋用力撞在柱子上。张随风痛得大叫,后脑勺起了大疙瘩。他算是领教了十三姨的狠毒。

“小*货,我要慢慢弄死你。弄不死你,我就不是十三姨。”十三姨故伎重演,又要撞张随风的脑袋。张随风早有准备,脖子挺得硬硬的,十三姨扳不动。

“小*货,等会我也要慢慢弄死你。”张随风心里想,这个妩媚泼辣又狠毒的女人激起了他强烈的征服欲。

TXT下载 在线收听 (需登录)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相关资源:随风   丫鬟   姨娘
  • 林间小道树叶落了一地。一阵秋风吹过落叶在树的四周随风飘动落下,.有点伤感.[18P]
    林间小道树叶落了一地。一阵秋风吹
    2021-09-10 20:07:00969
  • 默默的冒个泡随风飘过~露出能获得颅内高潮,看梅西踢球也能获得颅内高潮[18P]
    默默的冒个泡随风飘过~露出能获得颅
    2021-08-06 17:11:002497
  • 云河呀云河 云河里有个我 随风飘过~ 从没有找到真正的我![23P]
    云河呀云河 云河里有个我 随风飘过
    2021-08-05 21:09:002673
  • [原创][手势验证]第一季 坐标0791跟随道友古道随风与女放假前快乐,调教开发中[19P]
    [原创][手势验证]第一季 坐标0791
    2021-07-09 12:14:00782
  • 往事随风可堪追忆[10P]
    往事随风可堪追忆[10P]
    2021-05-24 17:29:00936
  • 哥哥想不想有一个这样的丫鬟,天天服侍小哥哥呢?[13P]
    哥哥想不想有一个这样的丫鬟,天天服
    2020-11-03 16:24:002933
  • 云河呀 ~云河云河里有个我 ~随风飘过从没有找到真正的我一片片白茫茫遥远的云河.[25P]
    云河呀 ~云河云河里有个我 ~随风飘过
    2020-08-21 00:00:542192
  • 雨季汛期~七彩祥云随风而散才是天命!在露出的过程中去找寻美[28P]
    雨季汛期~七彩祥云随风而散才是天命
    2020-07-19 20:00:554474
  • [原创]那年家里各个地方都是做爱的地方,曾经的爱已随风而逝,只剩下这些没有味道的回忆[37P]
    [原创]那年家里各个地方都是做爱的
    2020-02-19 10:59:003440
  • 一起飞彩云之南我心的方向心灵的故乡那里的天多湛蓝,往事芬芳 随风飘扬[25P]
    一起飞彩云之南我心的方向心灵的故
    2019-05-20 07:36:0013231

评论


分享总数
116277+
评论总数
389606+
阅读人次
372198511+
运营天数
1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