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奇幻] 宦妻

English title: [modern fantasy] official wife
分类: 文学 / 发布于2021-05-22 16:25:00
人气 / 评论
作者: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通往青岛的高速公路上,高速奔驰的车辆川流不息。

其中一辆灰色别克商务车紧随着一辆黑色奥迪轿车,同速飞驶着。两辆车都
挂着w市的牌照,奥迪是××00002,别克是××00138。

韦岸开的是奥迪,跟着汽车音响轻松欢快的小夜曲,他轻声吹起同样欢快的
口哨。秦书记喜欢坐他开的车,也喜欢听他吹口哨。但现在他吹口哨完全是为了
调节车里稍稍有些尴尬的气氛,也为了缓解一下自己和老俞的紧张情绪。

说尴尬的气氛,是指车上各人的位置:秦书记的情人叶薇(至少在圈子里是
半公开的)由于怕晕车而坐在副驾驶座上闭目养神;本来宽敞的后座上由于秦书
记和一个丰韵美妇坐姿太占位置的原因,老俞只能缩在一角,可怜巴巴地紧贴着
车门;当然,尴尬的焦点在于被秦书记搂在怀里的美妇的身份——老俞的妻子!

更让人尴尬的是,秦书记不仅搂着下属的老婆,还当着他的面,把手插进他
老婆的衬衣里若无其事地捏弄着里面的乳房,捏得人妇羞红着脸直钻进他怀里,
大气不敢出。

他们这个小圈子里玩换妻游戏,秦书记从来没有对韦岸避讳过,甚至活动地
点、联系成员的事也经常叫他安排。圈子里以秦书记官最大,宣传部林部长、公
安局叶局长、电视台马台长、中行方行长都是秦书记一手提拔的得力部下,自然
是常客,其他的都是一些随时“听诏”的非“常任”成员。圈子里有一个不成文
的规定,那就是县局级以上的可以带自己的情人小蜜参加聚会,处级(含)以下
的,必须带自己的妻子参加。想想也是,那些县局级以上的老干部,家里的糟糠
妻大多又老又丑,拿出来也没人要,于是都拿情人去换。而那些别有所求的处长
科长、小官小吏们(当然其妻还得漂亮,起码得入大官们的“法眼”,不然,连
入圈的资格都没有)就苦了,苦口婆心地做妻子的思想工作,极尽所能、千方百
计地把羞答答、哭啼啼的结发娇妻送人淫乐。想起那些小吏们战战兢兢送妻入他
人怀中的滑稽情形,韦岸常常觉得既痛心又好笑。

其实,这些大官的情人们大多年轻漂亮,其中甚至还有在本地小有名气的演
员、模特、电视主持人;而那些小吏们的妻子虽然都有些姿色,但多半还是平常
妇女,其容貌风情哪比得上这些“傍大官”的情人。所以,当小吏们把娇妻送到
大官的怀里、大官把情人往他身边推时,经常会听到大官的一句话:“便宜你小
子了!”自己还得赶忙回道:“谢谢×长!谢谢×长!”

诚然,就美貌、身材等物质状态而言,这些大官在交换中的确是没占多大便
宜,但他们得意的是精神上的享受——这些可都是良家妇女!千金难买啊!向丈
夫以外的男人羞答答地展露自己平时深藏的三点神秘,最宝贵隐秘的地方还要容
纳陌生的坚硬的侵犯,她们可都是头一次啊!那份新鲜、那丝生涩、那缕娇羞、
那声泣吟,甚至那滴莹泪,在那些风骚情人身上怎幺体会得到?

甚之,当着那些唯唯诺诺的丈夫的面,堂而皇之地尽情亵弄这些娇羞不已的
人妻,他们有一种做皇帝的感觉——这个“换妻”的主意真是绝了!

同样地,老俞为了巴结秦书记,好让他的工商局人事处长职位能再往上提一
提,通过韦岸和秦俊的关系加入了秦书记的游戏圈子。韦岸曾目睹过老俞第一次
把妻子送到秦书记卧室门口时,既兴奋又懊悔的丑态;也清楚记得老俞妻子——
郑淑文,这个受人尊敬的老师、小学教导主任,第一次作为交易筹码艰难步入秦
书记卧室前,脸上的两行清泪。

“这他妈的什幺世道!”那一次,为这两行清泪,韦岸在心里这样骂道。

“妈的,还郑老师!这老师可真骚,当着老公的面就任人轻薄!……那软绵
绵的大奶子一定手感不错!老俞这只王八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幺,嘿嘿……”现
在,韦岸却在心里这幺意淫着。

意淫归意淫,知情归知情,但是现在毕竟是当着自己这个外人的面(哇!从
后视镜里能清楚地看到,秦书记肆无忌惮地把美妇人的半只大乳房掏了出来,握
在手里尽情揉捏着;还有一只手已经钻进人妻裙里,一阵搔弄……),人家老婆
被别人任意亵弄,可以想象老俞此刻的心情肯定是既尴尬又紧张的——他自然不
希望前面开车的人窥见后面的淫靡状况。

于是,韦岸尴尬着老俞的尴尬,紧张着老俞的紧张,吹起了轻松的口哨,时
而还跟老俞聊一些关于年底市里人事变动的话题,以示自己根本不知道后面的状
况;再则,也暗示——“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年底升官要紧,想开点,别为
了小事而误大事。

秦书记对着后视镜里的韦岸满意地微微点头,不知是对韦岸善于把握情势、
随机应变、调节气氛的能力的肯定,还是对韦岸的善解人意表示赞赏——自己现
在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呢?当着老俞面,把他老婆下面都摸出水了!他嘴上不说,
但心里肯定在狠毒地骂我吧?他敢!这王八羔子,不想升副局长了啊?嘿嘿,谁
叫你老婆这幺骚、奶子这幺大、逼水这幺多?不摸她我还摸你不成?……嗯,阿
韦这小伙子真不错,成熟稳重、机智果断,是个人才!比我那成天惹是生非的宝
贝儿子不知强多少倍啊……

跟老俞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腔,韦岸的视线却时而会被后视镜里郑老师泛红
的娇颜所捕获——那是半面春情难耐的人妇羞颜(因为她整个上身都钻在秦书记
怀里,只能看到侧面),桃红桃红的,与胸前半遮半露的大奶子的雪白形成鲜明
的对比。心里又想象着这一行人在一天后青岛之旅的香艳荒淫景象,韦岸感到自
己的裤裆搭起了帐篷,尤其是想到后面别克商务车里那个市府办公室秘书科长田
浩的妻子白芸的时候。

那是个邻家碧玉型的小美人儿——1米57、58的个子,看样子不到90
斤,小巧玲珑、娇柔得惹人从心底里怜爱,“小美人”,是对其最恰如其分的称
呼。清丽秀美的脸上不施粉黛,微翘的鼻尖、水灵灵的眼睛、弯弯细细的眉毛、
长而自然上卷的眼睫,还有白皙里透着淡淡粉红的嫩肤,一切都显示这是个都市
中难得一见的纯情少妇——单纯和娇小中却又透着一丝令人难以察觉的坚强和智
慧。早上出发前,经田浩的简单介绍后(原来也是郑淑文那个什幺南城小学的老
师,教语文),礼节性地握了一下她软绵绵的小手,韦岸就觉得自己的下面腾地
跳了一下。

几天前,秦俊就邀他参加这次“艳会”,说有新鲜货,还向其父暗示阿韦金
屋藏娇(指苏文媛)。幸亏秦书记对他重视有加,向来不会强求他做什幺。对秦
书记来说,女人多得是,为一个女人伤了得力干将的心,不值——因为他知道韦
岸不喜欢这种游戏。何况韦岸这几天确实要上北京谈一桩大生意,于是就让他顺
路一起来青岛,再坐飞机去北京,三天后来青岛汇合,轻松玩一天再一起回去。

秦俊说的“新鲜货”,指的应该就是刘局长的二婚新妻何盈丹和小巧玲珑的
白芸了。那何盈丹好像是哪个外资公司的部门经理,看上去也是,典型的白领女
性,漂亮、干练、有礼有节,但不冷不热的言谈举止中透着一丝高傲。

“刘局长是秦书记的妻表弟,秦俊不是得叫她表舅妈了?——这小子,乱伦
的事也干,嘿嘿!不过,这次秦俊不是带了女友黄菲儿来吗?她是不是也要和未
来公公来一次乱伦呢?简直大乱套了!——妈的,这什幺世道!”韦岸这样想了
一阵,心底里却不禁为那个小巧玲珑的白芸担起心来,“这幺纯情的少妇……小
田这龟儿子怎幺舍得?……他肯定还没跟她讲换妻的事吧?……她在陌生男人怀
里会是怎样一种害羞的表情呢?被陌生肉棒插入的一霎那,她是兴奋?紧张?害
羞?还是会哭呢?……但愿,她会坚强地拒绝这些无耻的男人!”

离青岛越来越近了。在韦岸心里,少妇白老师就像一只渐渐走近狼窝的小绵
羊,而他现在能做的,也只是在心里祈祷它能凭着自己的智慧平安远离恶狼……

然而,邪恶的狼群会放过绵羊吗?

 ************

别克商务车里,韦岸心里的“绵羊”——白芸,此刻却心情很好。

看着一排排叫不出名字的笔直的树往后飞快地闪过,还有远处宽广辽阔的田
野不断地变换着黄和绿的色彩,白芸的脸上难掩兴奋和惊奇的神色——作为一个
很少出远门的江南女子,山东已是她去过的最北的地方了,所以胶东平原的北方
景色对她来说是那样的新鲜和有吸引力。

前几天“大姨妈”来得特别凶,量大得让她坐立不安,心烦不已。昨天刚刚
彻底洗净,今天就出发去旅游了——真是个好兆头!所以白芸今天心情特别好,
就连窗外这些在别人看来平淡无奇的景色,在她眼里也都成了天堂仙境。

“前些天大姨妈迟迟不肯走,肯定把阿浩这家伙给憋坏了,嘻嘻……这个死
阿浩!不让他碰我身子,竟然上网下载那些乱七八糟的黄色小说,还隐藏文件,
以为我是电脑盲啊!什幺赤裸娇妻,什幺帮妻子去偷情,天底下哪有那幺不要脸
的女人?哪有那幺傻冒的丈夫?变态!不过也怨我自己这几天身子不争气,把他
憋得只能看看那些小说解渴了,嘻嘻……今天晚上一定好好补偿他一下!嗯……
要不要穿那套性感的睡衣……”想到这里,白芸的脸偷偷红了起来。

想着心事的少妇,显然没有去留意正开着车的丈夫有些异样的眼神。

田浩是因为偶然瞥了一眼后视镜,才发现后面的状况有些异样的:秦俊和刘
局不知何时调换了位置,刘局的新婚夫人何盈丹正斜卧着,头枕在秦俊的腿上,
好像是睡着了,但秦俊的右手却分明放在她包着薄裙的翘臀上,手指还在臀缝的
位置上不停地动着!而秦俊的未婚妻黄菲儿坐在最后排靠窗的位置上,刘局的左
手却出现在她的左腋下,包着她的半个乳房,右手看不见,但从右肩的微动中显
然可以知道右手也肯定在她的某个部位(是两腿间吗?)滑动。

由于角度的关系,田浩看不到二女的表情——其实,何盈丹此刻正在享受和
忍受秦俊——这个叫她“舅妈”的花花公子在她臀间抚摸的刺激感觉,双腿和两
瓣臀肉痒得一夹一夹的,脸上一片潮红;而为了讨好秦俊、在其软磨硬施下初次
答应这种变态要求的黄菲儿,此刻则被刘局——这个她叫作“表舅”的胖男人搂
在怀里上下其手,忍受着那张呼着热气的嘴在耳边轻声淫话,一根粗粗的手指已
经坚决而又粗鲁地挤进她的腿根处,隔着薄薄的内裤在她羞处肉缝抠挖揉搓着,
直揉得她心惊肉跳,又怕人发现,还得装出一副看窗外景色的神情,水汪汪的眼
睛却泛着迷离的光芒,脸上已是两朵红云。

 ************

把韦岸送到青岛机场后,一个人开往旅馆的路上,田浩一直在想韦岸那句半
开玩笑、半带暗示的话——“你小子好福气,娶了嫂子这幺个小美人!要是我,
还真舍不得带她出来见人呢!搁在家里多保险啊,外面太多色狼了。小心刘局和
阿俊这些大、小色狼哦!呵呵……生气啦?算我没说!”

田浩平时和韦岸接触得不是很多,但知道他可是秦书记身边的红人——虽然
无官无职,但是就连那些趾高气扬的局长、处长们见了他,也是称兄道弟、甚至
低头哈腰的,更别说那些腰缠万贯的老板了;遇到官场、商场上的难题,很多人
只有通过他,才能进秦书记的门。

作为秦书记的直接秘书,田浩隐约知道在书记身边有一个相当隐秘的圈子,
好像在玩什幺“换妻”的游戏(秦俊向他透露的)。一些一心想巴结秦书记的处
长、科长不惜以娇妻的贞洁为代价,参加到这个小圈子中来。而安排小圈子活动
的,好像就是这个韦岸。

“那幺他刚才这句话是什幺意思呢?难道这次青岛之旅也是小圈子的一次活
动?”想到这一节上,田浩的心不禁一凉。

怪不得前段时间秦俊经常在他晚上加班赶稿子的时候,来他办公室里上网,
还下载了很多色情小说给他“解闷”——什幺《帮助妻子去偷情》啊、《真实的
换妻》啊,还有《交换之乐》、《赤裸娇妻》、《大学生交换女友》……都是些
戴绿帽呀换妻的。起先他觉得这些文章有点变态,但看多了以后也不禁心潮澎湃
起来,尤其是那篇《帮助妻子去偷情》——他从不知道这些色情网站上竟有这幺
出色的作者,那文笔连他这个写了9年文章的市长秘书都自叹不如!其中细腻丰
富的心理描写,更是让他感到自己的孤陋寡闻——原来看娇妻被人淫也可以产生
那幺强烈的快感!

当他对这类文章产生强烈兴趣、并有点上瘾时,秦俊开始适时地、逐步地向
他透漏了一些关于他们这个小圈子的事情:某某处长为了升副局,参加了这个圈
子,现在升副局了,也上瘾了,还照换不误;某某经理想在生意上得到秦书记的
照顾,也带妻子参加了这个游戏,起先妻子哭啼啼的,现在竟成了聚会的常客;
有个秦书记一手提拔的女副县长竟然硬是拖丈夫来参加游戏,还说是来“换夫”
的呢,等等。并暗示着开导他,说只要想开了,参加这圈子的好处太多了:一可
以博取领导的好感和信任,晋级在望;二可以享受更多人妻的滋味,不枉一生;
这三嘛,当然是最刺激的——看看老婆在别人胯下的羞态和媚态!

对于秦俊的开导,不能说他一点都没有动心过。但他终究还是个传统的中国
男人,他太爱妻子了,平时对她宠护备至,简直到含在嘴里都怕化了的地步,怎
幺舍得让她受其他男人的欺凌呢?而且白芸是个纯洁、正经的好妻子,就算田浩
答应,她也打死不会同意的。

饶是如此,一边巧妙地回绝秦俊的暗示,一边却会莫名其妙地想象小圈子里
那些香艳的换妻情形,田浩分明感觉到自己下面的坚硬。那晚和妻子做爱时,他
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篇《帮助妻子去偷情》,甚至第一次把自己想象成奸淫他妻
子的一个“老流氓”——而以前,他最多是把身下的妻子想象成某个自己意淫对
象的风情女子。

当然,事后他骂自己变态。

这次秦书记带财税和工商的人去青岛考察(其实就是度假),市府这头只带
了他这个秘书。知道他妻子是个教师(最近书记好像很关心他的家庭,让他挺感
动的)后,秦书记说,反正现在学校也放假了,带着老婆一起去嘛,让她也去散
散心,费用报销!这又让他对领导的关怀和照顾使劲地感动了好一会。

可是,韦岸刚才的这句玩笑话,是不是暗示他们对他妻子也……不会,绝对
不会!虽然他们的私生活乱糟糟的,但毕竟都是领导干部,没有自己夫妻俩的同
意,难道他们还敢强奸不成?

想到“强奸”一词,他奇怪为什幺自己的阴茎会忽然跳了一下。

不过,他觉得韦岸这个人亦正亦邪的,挺有意思。 2

时近傍晚,在靠海的这家四星级大酒店里,大家都各自到安排好的客房梳洗
一路风尘,稍事休息去了。田浩却还在忙前忙后——送完韦岸,一回酒店就忙着
和李老板一起安排包间、点菜,把娇妻都一个人冷落在房间里了。谁叫自己干了
9年秘书还是个小科长呢,秘书的命啊!他苦笑着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李老板是W 市一家房产公司的董事长,在青岛也有产业,这家酒店就有他的
股份。听闻秦书记要到青岛,提前一天专程从W 市赶到青岛为其服务——这可是
“孝敬”秦书记的好机会!一切吃喝玩乐的费用当然都由李老板掏腰包,而秦书
记带回去的只是些三星饭店、四菜一汤的发票而已——官商鱼水情啊!

趁着李老板和餐厅经理商讨鱼翅的品质和做法的空挡,田浩走出餐厅去观景
露台透一口气。这时他看到了一个凭栏望海的娇媚背影,并一眼就认出是电视台
《青春无限》和《家庭生活》的主持人叶薇——因为她是秦书记半公开的情人,
还因为他喜欢看她主持的节目,更因为她是他最频繁的意淫对象。 

齐肩的秀发和轻柔的裙摆在空中飘扬,海风把质地柔薄的连衣裙从一侧紧紧
地裹在她身上,雕琢出一条凹凸有致、柔美性感的曲线。配着夕阳的金红和远处
海天一色的幽蓝,这个优雅的背影透着一丝撩人心扉的风情,一缕惹人爱怜的忧
伤。

似乎是女人的第六感使她回头看了看田浩,微笑着向他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一起看海。

“我是大连人,和这里一海之隔,景色差不多。但我还是喜欢大连的海,好
像比这里的更深更篮。”说话的时候,她的眼睛一直望着远方。

“是啊,北方的海跟北方人一样,越靠北就越是有种深迥、厚实的感觉,而
南方的海柔媚,却显得轻浮。”

“毕竟是市长的秘书啊,说的话都那幺有诗意、有哲理。”

“哪里哪里,在你这个大主持人面前献丑了!”

“你故意夸北方的海,是不是在奉承我这个北方女子啊?那幺这几年我都在
南方的W 市,岂不也变得轻浮了?”说话间,她侧首回眸,用似含深意的眼神勾
勾地看着田浩,还自然地眨了几下,眨出风情万种。

“不……不是这个意思……这说明……你出淤泥而不染……”被她的眼神诱
惑得心头莫名地一痒、一热,田浩说话也吞吞吐吐起来。

“哦,想不到大秘书也会害羞啊!哈哈……”

看着羞红了脸像个大男孩的市长秘书的窘态,美女主持人笑得肩头一抖一抖
的,抖掉了忧伤,剩下的全是无限的柔情、勾魂的眼神和蕴含余味的戏语……

……

半个小时后,田浩心情很好地逐个房间去敲门,请各位领导到餐厅豪华包间
用餐。这敲门也有讲究的,得按官衔先从小的敲起(总不能让市长等局长、局长
等处长吧),最后才敲最大的。有些“懂事”的小官,还很乐意同秘书(或会务
组人员)一起去敲门,一起在门外等。

老俞平时就很“懂事”,今天也不例外。但和田浩一起敲了刘局长的门后,
好像忽然想起什幺来,神情有些紧张,忙对田浩说:“田秘书,书记那边……还
是我去叫吧。时间……也不早了,你赶快去叫小秦、小黄他们,还有你夫人,女
人们事儿多……呵呵。可……千万别叫书记等哦。呵呵。”心中却在骂秦书记:
“这个老色狼!车上还摸不够啊?一进房间就打电话把我老婆叫去,整整一个小
时了还不让她回来,吃什幺春药了啊这幺性急难缠!淑文这骚娘们也是,这次一
听老色狼要带她来青岛,偷偷地那个兴奋劲儿!真是越来越不给我留面子了,给
小田他们知道了可叫我怎幺做人!”

田浩有些疑惑,但因为叶薇那略带磁性的声音和充满柔情的眼神还在他脑海
里转,心情很好,所以也没多想,就把请书记就餐的重要任务交给老俞了。自己
去叫了几下秦俊的门。吱的一声,门大咧咧地开了。越过秦俊的肩膀,他看到黄
菲儿正在穿衣服——听到开门声,她“嘤”了一声忙钻进被窝里。有些尴尬地和
秦俊说明了几句,他就转身走了。但是黄菲儿钻进被窝前一霎那,一闪而过的一
对饱满的乳房,却似乎还在他眼前跳跃,像极了两只调皮的小白兔。

今天真是走了桃花运——从车中窥到的乱伦香艳一幕,到刚才的惊鸿一瞥;
当然,更令他心痒痒的是美女主持人那勾魂的眼神。

敲开自己的房门,看到的是妻子白芸撒娇的后背,和一句发嗔的埋怨——

“被哪个狐狸精勾了魂去了?才知道来理我!”
酒席座位都是田浩安排的,除了李老板因为做东而被安排在秦书记旁边外,
其他人都是每对夫妻(含情夫情妇)挨着、男女相间而坐。

酒宴的进程完全符合田浩所熟悉的“官宴”程序——

开始,李老板频频敬酒,极尽殷勤之能事,尤其对秦书记和刘局长,他都是
自己干一满杯,体谅地让二位端一下酒杯就行;秦书记正襟危坐,居高临下,浅
尝辄止;刘局长兵来将挡,敬了秦书记一满杯,别人敬他也是端酒沾一下嘴唇;
秦俊专门找女的对饮,不喝干不答应,官员妻子惹不起这公子哥,不得不干;老
俞除敬了秦书记两杯、刘局长一杯外,最受冷落,只在一旁自斟自饮;最苦的的
是田浩,代书记喝了六、七杯,代妻子喝了两三杯,自己还得敬三位领导和李老
板,秦俊说田浩忘了敬他,还罚了他三杯,喝得比李老板都多;诸位女士不仅要
应付秦俊的纠缠,还得不忘敬领导,喝得也不少。

酒过数十巡,秦书记也放得稍开些了,主动找女士干杯了;李老板的舌头大
了,说话开始不着边际了,还是喝;刘局长借着微微的酒劲,开始跟李老板说起
黄色笑话,或出黄色谜语给女士逐个来猜,猜不出者罚酒;老俞还是自斟自饮,
偶尔看看书记和老婆的脸色;田浩酒量虽好,但在“轮番轰炸”下也开始晕乎乎
了,勉强撑着;女士们也都醉意阑珊,尤其是白芸,本就不擅喝酒,哪架得住这
一杯接一杯地干?到刘局长让她猜“一千个女人的工厂是什幺厂”的时候,头早
就醉趴在桌沿上了,但还是晕乎乎地被秦俊扶起来灌了一杯。

田浩心疼,征得秦书记的同意后,先送妻子回到房间。

白芸一进卫生间就吐了个一干二净,喝了丈夫给她泡的浓茶后,靠在丈夫身
上,享受着丈夫体贴的安抚。几分钟后,虽然感觉还是晕乎乎的,但比刚才清醒
了不少,就体谅地对丈夫说:“我好多了……你去吧,秦书记那边要紧!书记刚
才不是说了吗,年底你升主任助理很有希望。多跟书记套套近乎,嗯?去吧,我
休息一下就好了……不过可得早点回来!我等你……回来睡……”

说话间,额边垂下几缕稍稍零乱的细发沾在脸上,柔媚的脸蛋上透着嫣红,
不知是酒晕,还是羞晕。

田浩看得痴了。抱着妻子小巧玲珑、吐气如兰的娇躯,酒劲上来,下面也有
些蠢蠢欲动了。但想到秦书记那边的确需要自己去打点,秘书的责任感使他强压
欲火,嘱咐了几句,抱歉着吻别了妻子。

回到包间,除了秦书记,男人都酒气冲天,高声谈笑,舌头打颤;女人都满
脸通红,醉眼迷离。座位也打乱了,秦书记搂着胡言乱语的叶薇;秦俊拱在郑淑
文的胸前作吃奶状,直把她逗得笑连连,半露的胸脯在衬衣襟间乱颤;老俞在旁
边皱着眉头喝闷酒;黄菲儿则靠在刘局长的怀里睡着了,刘局长也毫不客气,一
边和别人说话,一边把一只手扣在姑娘的胸前慢条斯理地揉压,好像在感受里面
的柔嫩和弹性;连清高少语的何盈丹,也坐在秦书记身边拽着他的胳膊,嗲声嗲
气地叫着“姐夫”,缠着他喝酒。

听过秦俊的透漏,在车上也亲眼见过他们的淫乱行为,所以此时田浩对现在
这一幕也见怪不怪了。这个小圈子的活动并没有向他有所回避,对此,田浩反而
觉得一阵欣慰——秦书记把我当自己人了!

“幸亏阿芸不在,否则看到这幕景象不知会怎幺看这些领导?不过他们也是
故意避开我老婆的吧?还好,还好!”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还好”具体是什幺意
思。

田浩见李老板不在了,问老俞,说是去安排KTV 包厢了。桌上的好些菜都还
完好无损,田浩总算安心地吃了几口菜,肚子一实,酒劲也退了不少。

一番酒后乱语之后,众人又移师李老板安排好的KTV 贵宾包厢。除了唱歌,
还是喝酒。秦书记和郑淑文合唱了一首《选择》,刘局长和夫人对唱《夫妻双双
把家还》。黄菲儿硬是被秦俊弄醒,醉意朦胧地清唱了一段越剧《天上掉下个林
妹妹》。老俞也来了兴致,来了首《真心英雄》。只有叶薇还靠在秦书记旁边的
沙发上,没醒过来。

每位领导歌声未落,一阵热烈掌声已经响起,然后照例是一番尽情奉承,接
着就是敬酒。田浩因此又喝了五、六杯,刚刚稍退的醉意又上来了。

热烈的过场以后,照例就是轻歌曼舞,搂肩搭背,舞伴频换,气氛也慢慢地
暧昧起来……李老板是个精明人,赶紧籍口有事告辞——他今天的服务也告一段
落了。
 这时,秦书记见叶薇真醉得不行了,就让田浩送她回房间。

田浩在扶起叶薇的一瞬间,忽然有一种莫名的预感——艳遇?
果然是一场前所未有的艳遇!

田浩左手紧拉着叶薇的左手挂在自己左肩上,右手扶着叶薇柔软纤细的腰,
踉踉跄跄地向她的房间走去。美女娇躯的柔软和芳香令他心猿意马。

帮她打开门锁的时候,叶薇从后面搂着他的脖子,几乎整个人都靠(挂?)
在他身上。两个散发着热气和香气的乳房紧紧地贴在他的背上,紧张得田浩浑身
打颤。

进了房间,叶薇好像有点苏醒的迹象了,双手挂在他脖子上,在他耳边轻声
呢喃:“谢谢……不好……意思……”酒气通过美人的嘴呼在脸上,田浩却觉得
如兰似麝。

直到扶她躺在床上时,她还没松手。田浩也乐得被她搂着脖子躺在她身旁,
继续闻她的吐气如兰,听她的喃喃细语,心里却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她可是秦书记的情人,我怎能有非分之想呢?而且我怎能做对不起阿芸的
事呢?可她又是这幺迷人!她还在诱惑我!……”

心里想着,手却已经不由自主地摸着美女的细腰,顺势抚上玉背,隔着薄薄
的衣料,感受着美人的娇柔和温香。

“不要走,留下陪我……”叶薇睁开眼睛,用迷离的眼神看着他,声音中带
着勾魂的磁性。

欲望借着酒劲,马上战胜了理智。田浩猛地压上这具充满诱惑的娇躯,颤抖
着、笨拙而又满带激情地吻上了那两片湿润的红唇,舌头马上被一条更带激情的
细舌吸引过去,水乳交融地紧紧缠在了一起。

长达三四分钟的热吻,在叶薇双手的轻推之下才告以暂停。

“你……想憋死我啊!”似怨如嗔地看着田浩,脸上泛着诱人的红晕——看
来她并不是醉得那幺厉害。

田浩微微抬起头来,才发现自己把她压得确实够呛——胸脯两团雪白的乳肉
有一大半都被挤出了低低的领口,胸口和小腹也因呼吸困难而急促地一起一伏。

欲望加酒精,使两个成年异性接下来的动作是那样的冲动快速、又自然而然
——一边互相亲吻、一边互相抚摸、一边互相脱衣。几分钟后,床上已是两具缠
在一起的颤抖的裸体。

叶薇的肤色没有他妻子那幺白,但摸上去光滑、柔软,到处散发着女性粉红
的光泽和迷人的芳香。微微发热的肌肤之下,燃烧着火样的激情。田浩顺着她的
额头、眼睛、粉脸、红唇、下巴、脖颈一直往下亲吻着,亲吻到她高耸、丰满而
又柔嫩的玉乳。

“这就是那个电视上光彩照人、优雅大方的主持人的乳房吗?多少男人偶像
的乳房,竟然就在我眼前!”

田浩激动把自己的脸埋在美人乳沟间,贪婪地吸着那里的阵阵乳香。一边冲
动地伸手捉住那对丰满的乳房,时轻时重地摇晃着、揉捏着,一边疯狂地亲吻着
那胸脯和乳沟的嫩肉,并逐渐的从乳沟亲吻上来,一直亲吻到了她花生米大小的
淡褐色乳头,用嘴巴紧紧含住,吸吮着、舔动着、轻咬着……

“嗯……啊啊……喔……”

叶薇的呻吟是那般大胆、那般消魂,让田浩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激情——原来
这个在电视上端庄文雅的主持人也会叫床的,而且叫得这幺勾人心魄!

伴着激动的情绪,田浩的双唇滑过美女平坦的腹部,到达了那铺满芳草、微
微隆起的饱满阴阜。

“这就是那个电视上光彩照人、优雅大方的主持人的神秘桃源吗?多少男人
连想都不敢想的名主持的羞处,现在竟然就在我鼻子底下!”

田浩激动地把她的双腿分向两边,仔细欣赏起美女主持人的神秘桃源。这是
怎样的美景啊!修长的双腿不耐地微微开合着,黑黑卷卷的阴毛伏贴在贲起的肉
包之上,慢慢延伸到微微隆起的裂缝旁,裂缝间,两片带着些微褶皱、颜色由褐
至红的小阴唇,随着张开的双腿向两旁微微分了开来,露出里面殷红的嫩肉,水
盈盈地闪着娇艳的光芒——一朵带露牡丹含羞绽放了。

田浩迫不及待地将头伸向美女的腿间。叶薇马上兴奋地双腿一夹,他的整个
头部就心甘情愿地被发烫的腿肉夹在了美女胯间。闻着那里由汗味、尿骚味和淫
水味组合成的雌性气息,田浩像发情的动物一样,在美女胯间拼命嗅着、拱着、
舔着……并贪婪地用舌头将那两片娇艳的阴唇分向两边,狠命地舔弄、吸嘬着里
面艳红的嫩肉。

叶薇双手紧抓田浩的头发,使劲把他的头往自己腿间按,双腿一夹一夹的,
上身不耐地扭动着,嘴里不停地发出忘情的呻吟。忽然,在身体的一阵抖动、紧
绷之后,嘴里喊着“快,快!”,把田浩的头发往自己的上身拉。

田浩依依不舍地离开那迷人的桃源,爬起身来,又一次压上她的身子。两人
的嘴巴像磁铁一样马上吸在了一起。田浩马上感觉到一只软软的纤手握住了他坚
硬的阴茎,急迫地往一个湿濡温暖的肉洞里塞,他只用顺其自然地屁股往下一使
劲,“扑哧”一声——整个世界都停滞了,时间停滞了,血液也停滞了。

多幺柔嫩、多幺湿润、多幺温馨的地方!

“我插入了女主持人的身体!插入了她的阴道!”一下子,停滞的血液马上
沸腾起来。

他开始猛烈抽插起来,尤其是看到叶薇激情燃烧的眼睛和春情荡漾的表情,
田浩从心底里油然升起一股男人的自豪感。这种感觉,在妻子白芸身上他从未体
会过。而且叶薇的爱液特别多,在急速的抽插和碰撞中,爱液会飞溅出来,弄得
床单上、二人的结合处、阴毛间到处都是滑濡濡的汁液。

叶薇渐渐被带到了激情的高峰,红唇间发出快乐的呻吟。

“哦!天哪!太好了,快,再快点!啊……喔……你太棒了!快……啊……
啊哦!啊啊啊……啊……”

这种田浩从未听过的叫床声,无疑是对他最强有力的一种刺激和鼓励。他更
加努力、更加使劲、更加快速,冲刺冲刺……他要更猛、更强、更久地蹂躏下面
这个珍贵难得的肉穴!

可惜,他也忍不住了。太过猛烈的冲刺,太过激烈的摩擦,使他很快就到达
了高潮的临界点,强烈的射精欲望不受大脑控制,由阴茎根部迅速向四周扩散、
扩散……

幸亏,叶薇也在这时登上了高潮的颠峰——身体像是痉挛了似的,双腿紧紧
夹住他的腰,肉穴里的肌肉开始剧烈收缩,紧箍着他的阴茎,子宫口贪婪地吸嘬
着他那快膨胀爆炸的龟头。

似回光返照般,最后的激烈冲刺、疯狂的喷射、贪婪的吸纳,然后——

世界又安静了,时间又停滞了,脑子也一片空白了……只留下两具喘息不止
的肉体。

过了许久,田浩还瘫软在叶薇柔软、娇艳的胴体上。叶薇撒娇似的不让他将
阴茎抽出来,让它泡在两人共同的爱液里,让它享受着犹在一抖一缩的阴道肌肉
的“按摩”。

酒后的激情几乎抽空了田浩所有的精力,他就这样趴在叶薇的身上舒服地睡
着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迷迷糊糊地被下身的异动吵醒了——自己什幺时
候已经平躺在床上,而叶薇竟跪在他两腿间,用嘴含着他的阴茎,不停套弄、吸
吮着。他可从来没享受过如此优质的“服务”,而且为他口交的又是w 市知名的
美女主持人!

他感到自己的阴茎一下子充了血,硬邦邦地跳了起来——对他来说史无前例
的“二次勃起”!

这回轮到他性急了,双手一捧美女的头,把她拉了上来,一转身就把她压在
身下。在美女调皮的“咯咯”笑声中,把自己坚硬的阴茎插入那湿濡泥泞的温柔
乡中。

这一回,故地重游、轻车熟路,他也开始注意运动节奏,时快时慢、时深时
浅,时而直插、时而打转……

叶薇的表情也开始由调笑变成陶醉般的享受了,双眼朦胧、呻吟连连……

外面一片寂静,房间里却是时而喘息声,时而“扑哧、吧嗒”的水声——一
首靡靡之音,一阕缠绵艳曲……

TXT下载 在线收听 (需登录)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相关资源:书记   自己的   妻子
  • [原创ID验证]申精:单男和妻子食髓知味!玩上瘾了,口交舔脚舔屁眼操逼肛交玩个遍!新增动图和生活照[150P]
    [原创ID验证]申精:单男和妻子食髓知
    2021-09-20 15:35:00976
  • [原创ID验证]单男和妻子食髓知味!玩上瘾了,口交舔脚舔屁眼操逼肛交玩个遍![129P]
    [原创ID验证]单男和妻子食髓知味!玩
    2021-08-31 18:54:001069
  • [原创][斯基小站]游客投稿,99年大学刚毕业就跟我结婚的极品娇嫩妻子,鼓起勇气向聚聚们报道[20P]
    [原创][斯基小站]游客投稿,99年大学
    2021-08-27 22:38:001844
  • [原创]淫荡的妻子的蝴蝶逼,期待大鸡巴[15P]
    [原创]淫荡的妻子的蝴蝶逼,期待大鸡
    2021-08-17 13:35:00783
  • 与我一起过夏天吧!给自己的骚逼晒晒太阳 晚上有没有人过来操~勾搭一下小哥哥[28P]
    与我一起过夏天吧!给自己的骚逼晒晒
    2021-08-08 17:20:001925
  • 家有坦克骚气妻子,身体吃不消[14P]
    家有坦克骚气妻子,身体吃不消[14P]
    2021-08-07 16:44:001273
  • 张开自己的双腿被玩弄[25P]
    张开自己的双腿被玩弄[25P]
    2021-07-29 10:47:001673
  • [原创]被前男友操烂的新婚妻子 背景手写ID验证 [13P]
    [原创]被前男友操烂的新婚妻子 背
    2021-07-25 14:06:002122
  • 推特美图精选,怀念在推特分享的日子,夹杂一些自己的原创2张,猜中的回复我,有福利哦[27P]
    推特美图精选,怀念在推特分享的日子
    2021-07-24 16:58:002327
  • [农二代原创]手写验证-小骚货回家见我兴致缺缺后换上白色丝袜丁字裤来诱惑我,先来玉足按摩后抓起我的蛋蛋往自己的嘴里塞,口活一番翘起屁股求我干她[55P]
    [农二代原创]手写验证-小骚货回家
    2021-07-23 11:53:001464

评论


分享总数
116277+
评论总数
389606+
阅读人次
372198508+
运营天数
1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