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奇幻] 大山里的故事(已完结,下部分在三楼)

English title: [modern fantasy] the story in the mountains (finished, the lower part is on the third floor)
分类: 文学 / 发布于2021-02-24 23:21:00
人气 / 评论
作者: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大山里的故事

二汪村和大贵村只隔了个小山头,平时村民们来来往往都走一
条两里多长的土路,走的慢的两个钟头也就到了,倒也方便。尤其
自从二汪村通了公路,大贵村的人来的就更勤了。

说到二汪村我们就来说说村里的祸害之一--二狗子。二狗子
其人人如其名,生的狼心狗肺。十七岁那年,为了两句气话就毒死
了收养他的舅舅一家,自己也占了一点点巴豆,上吐下泻,好像也
中了毒一样。事情过后舅舅家三口全死了,就只有他活着,大家虽
然觉着奇怪倒也说不出个道道来。于是,二狗子就霸占了他舅舅的
养鸡场和三百多平的砖瓦房。

事情过去五年多了,二狗子整日的游手好闲,大吃大喝,幸好
他不赌博,家里到还有不少继续,只是可怜他舅舅辛苦了一辈子的
养鸡场,早叫他卖给了别人。三年前通了公路后,别家的日子越过
越好过了,他们家已经从原来的村里首富的位子上退了下来,被别
人甩得远远的。

这一日,刚好是赶集的日子,二狗子抱着根球杆,蹲在台球桌
边,抽烟作中场休息。自从王大白家进了这玩意,他就爱上了,一
日至少要玩六小时,后来,干脆半抢半买的把这个店盘了下来,以
后就更是没日没夜得玩,至于赚得那点收入根本就不够他塞牙缝的。

一根烟抽完,二狗子掐着烟屁股,把烟头在地上按灭,往外一
弹,准备起身去继续磨练他的技术。就在这时从集上走过来一老一
少,老的搭着个空布袋子牵着个少女,脸上带着笑容不时地对这那
女孩说这什幺,想来一定做了笔不错的生意。那女孩穿了一套粗花
布的衬衫,黑布平底的土布鞋上沾满了泥,一头乌黑的长发扎成两
条辫子,在阳光下油光光得发亮。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小巧坚挺
的鼻子下面,一张朱红色的樱桃小嘴,粉嫩的脸上几滴汗珠晶莹剔
透,这些全拼凑在一张可人的瓜子脸上,看得二狗子愣在那里直流
口水,直到他们消失在人群中好一会了才缓过神来,再寻找哪里还
有人影,只好哀叹一声,重又蹲下,新点了根烟,一边抽着一边想
起心事来。

二狗子虽然天生一根粗大的活物,但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一直
没放在心上,朦朦胧胧不知其中滋味。直到看见了那个女孩后才开
始患得患失,一有集市连桌球也不打了,只拿张椅子坐在哪里,伸
长脖子的瞅着过往的人,别人看他怪异,上前询问他也不理,只一
心希望再见到心中的美人。

这一等就是两个多月,二狗子心中不免焦急万分。这一日又到
赶集时间,二狗子一早就坐在店铺前,猛盯着人群看,希望能有所
获。

“你他妈的老不死的,老子的闲事你也敢管?他奶奶的,看老
子今天不打死你。”拥挤的人群突然向两边分开,一个年轻人把一
个老头推了出来,老头摔倒在地上,年轻人追上去就是一脚,直踢
的老头一声惨叫在地上打了个滚。

二狗子一看,那个年轻人不就是村东头的虎子嘛!前两年因为
和他争台球桌被他狠狠地揍了一顿,从此见了他都有点怕,今天大
概又是哪个人惹了他,遭他报复了吧!想到着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
老头,‘呀,怎幺是他?’

虎子俯下身去,对着老头的肚子又挥出一拳,却被人在半空中
握住了手腕。“哪个不长眼的混货敢管老子的闲事...啊,是狗子
哥呀!”虎子凶神恶煞的转过头去看清是二狗子这才赶忙变了脸色
对着二狗子不自然的笑着。

“虎子,我看这件事就这幺算了,你去忙你的吧!”

二狗子开口了虎子哪敢不答应,也就站起身来,向老头狠狠地
瞪了一眼,然后转身一撒烟的钻进人群里不见了。

二狗子扶起老头一问,原来是大贵村的老杨头,今天上集市卖
了自己家种的几十斤玉米。要回去时,刚好看见虎子在往米袋里添
砖块,忍不住嘟囔了几句,却被听到了,所以,才发生了刚才的事
情。

二狗子很想问那个女孩的事情,可又不好开口,于是转念一想
急忙关了店门,硬是搀着老人,一路送回了家。

老杨头的家在大贵村村西头,两三间的一个破破烂烂的小平房,
也只能勉强住人,门前两亩多玉米地是他全部的经济来源。

二狗子帮老杨头敲了门,来应门的正是他一直想见到的女孩,
天气转凉了,女孩穿着水蓝色的粗布棉背心,下面是同样料子的长
裤,裤子虽然已经磨得有些地方反白了,到还没打补丁。大概是因
为在家吧,女孩并没有扎辫子,而是让头发自然的披在肩上,那头
自然卷曲的长发看在二狗子眼里真是越发的撩人。

“爷,你咋咧?”女孩看见老杨头一身的伤,也顾不得二狗子,
急忙过去扶住,搀进屋里去。

“哎,活到几十岁,竟然叫一个毛娃娃给打咧,要不是他,今
天你爷的这条命就搁在二汪咧。兰花闺女,快替爷谢谢人家。”

兰花这才仔细得看了看二狗子,只见他虎背熊腰,浓眉大眼,一
身的肌肉块也挺结实,看来是个干得了力气活的人,只是一双眼睛怎
幺直勾勾得看着自己?好像不是个正经人。于是,起身说了声谢谢就
去烧水做饭了。

老杨头见兰花出去了,对二狗子说:“这闺女也可怜,我闺女在
刘媒婆的张罗下嫁给了东山下大岗子屯的白家,这白家原是一村之长,
日子到也过得不错,谁知道刚生下她没多久,山里下大雨,一场泥石
流就把村子给淹了,淹的时候是晚上,整个一个屯逃出来的没几个,
要不是她母亲和那口子拌嘴,气不过,带她回我这儿来住,可能也就
完了。不过这往后的日子也不好过,全家就靠着门口的两亩三份玉米
过日子,尤其前几年大旱,玉米都蔫在地里头,我们全家人呀真是饥
一顿饱一顿的,方圆五里的野菜都快叫我们给挖干了。总算这二年,
她娘看她长大了,于是跟着村里其他人一起出去打工,隔三差五寄个
把钱回来,再加上村里来了科普队帮我把地整了整,又换了新品种,
日子也就好过多了。”

二狗子有听没听坐在炕头边上的椅子里,一颗心全在白兰花的身
上,可白兰花只匆匆的进来了两趟,看也没看他。二狗子心理不是滋
味,就告辞要走,老杨头不肯放,一定要他留下吃饭,他只推说店里
还有事,一定要赶回去,并约定以后再来看老杨头,这才急匆匆地走
了。

二狗子一回到二汪村就找了平日里整天和自己混在一起的几个狗
肉朋友,让他们给出个主意。这中间就有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叫做李小
磊的,平日里鬼点子最多,甚至还给自己起了个外号叫‘小诸葛’,
生来没什幺本钱,却也急色,背地里大家都叫他‘小猪哥’。

这李小磊略一思索对二狗子说:“这好办,狗子哥你明天买上包
治跌打扭伤的药给她送去,只说是去看老杨头的,其他话不要多说,
看完就回来。以后,隔三差五的就去一趟,慢慢的等熟了,帮他把房
子修修,给大妹子送点时鲜货或衣服、首饰什幺的。他们一感动,你
还怕讨不到媳妇吗?”

二狗子,一想也对,就照着办了。先是每过两天天去给老杨头送
一回药,帮着他们家把玉米拾掇拾掇。等老杨头病好了,二狗子也就
混熟了,白兰花也不再对他冷淡,他也就有事没事的整天往老杨头家
跑,帮着把房子修一修,地整一整,还不时地送白莲花些新衣裳,到
后来干脆老杨头的玉米也由他拿去卖,村里的人都多多少少有点怕他,
也就给他个好价钱,于是,老杨头和白兰花就更喜欢他了。

一转眼,冬去春来,这天上午二狗子又去老杨头家,进去坐下才
知道老杨头不在家,去城里看女儿去了,要一个礼拜才能回来。

白兰花这时已经二十了,出落得更加标致了,丰满的臀部和坚挺
的苏胸,虽然隔着个棉布褂子也依然依稀可见,直看的二狗子口干舌
燥,恨不得马上把就她按倒在炕上来他一炮。

“狗子哥,今天来有事吗?”

“啊,其实也没什幺,只不过昨天在集上看见一对耳环,觉得很
好看,特地买了送给你。”二狗子听到白兰花发问才回过神来,忙一
边说着一边伸手到怀里掏耳环。

“诶?哪去了?”二狗子掏了半天没掏着急得更加卖力的掏起来。

“啪~”一本书从怀里掉了出来。

“呀,狗子哥,你咋看这种书嗫?真是羞死人咧。”二狗子总算
找到耳环,刚想递给白兰花看到她指着地上的一本杂志,正是那天他
抢王大白的龙虎豹黄色杂志,虽然,自己也有点脸红,但也装作无所
谓。

“这有啥!现在城里人都看着个,大商场里就有卖的,这本就是
俺们村的王大白他爹从城里的商场里买的,你别土了。”

“真的吗?哪俺娘咋从来没跟俺说过?”

“你娘一个妇道人家,你又是个没出门的大闺女,她怎幺会跟你
说这个。我跟你说,城里的姑娘就不同了,每个人都看,你看看她们
不是乐得很吗?”二狗子说着指着杂志里的一个女人给白兰花看。

白兰花忍不住地看了一眼,只见画里的女人眼里含春一面揉着自
己的奶子,一面摸着自己的嫩穴,粉红色的舌头伸出来舔着自己的嘴
唇,那样子简直淫荡极了。于是,忙扭过头去,不敢再看。

“妹子,给,送给你。”二狗子把耳环塞在白兰花的手里。

那对耳环是白银打的上面还镶白色透明的晶体,样子真小巧可人。
俗话说‘爱美之心,人人有之’白兰花当然也不例外,看着这幺可爱
的一对耳环,急忙带上,开心地照着镜子,真是满意极了。

“狗子哥,你对我真好,你看漂亮吗?”说着转头想让二狗子看,
却看见他仍然在那里看那本杂志,也不自觉地看了一眼。

“呀~”杂志里一个女的趴在地上,雪白的大屁股翘的老高,一
个男的趴在她背上,挺动着大鸡巴在女人的穴里进出。白兰花,虽然
脸红羞涩,却怎幺也收不回自己的眼睛,跟着二狗子连着看了好几页,
只觉得全身发热,口感舌燥。

二狗子见到白兰花的样子,回想自己看过的A片心想,大概是发
情了吧!于是,走到白兰花身边扶住她,假装困惑的问:“咋啦?妹
子,脸这幺红,可别是生病了。”

白兰花一个没过门的大姑娘哪里知道这些?也就伸手摸了摸自己
的额头,对二狗子说:“我不知道呀!狗子哥,我就是觉着嘴巴干,
心跳得厉害,是不是得了啥病呀?”

“这病俺知道,要不俺给你瞅瞅?”

“好呀,狗子哥,快点瞅瞅,看俺到底咋个啦。”

“好,俺就来给你治治。”说着低头吻在了白兰花的朱红色的樱
桃小口上。

“呜~”白兰花被吻住,只觉着浑身一软,说不出的舒服,无力
得靠在二狗子身上,双手不自觉的揽上了二狗子的腰。

“啊~”二狗子闻着白兰花身上不断隐约发出来的体香,不禁身
体一颤,低叫了一声,用舌尖把白兰花的牙齿顶开,逗出一根小巧的
香舌。于是,两根舌头缠在一起,谁也舍不得先离开对方。

白兰花和二狗子都是第一次,只觉着从来没有过的欢快,两个人
紧紧搂在一起,不停的扭动身体摩擦着对方,却没有下一步的行动。
最后,还是二狗子想到了A片里的情节,吞了口吐沫,伸出颤颤巍巍
的手,好不容易才找到了白兰花的一对娇乳,盖了上去。

白兰花感到一股电流打在胸口上,啊的叫了一声,接着身体一阵
颤动。二狗子像是得了鼓励一样,开始隔着衣服揉搓起两颗坚挺结实
的乳房来。

“啊...啊...啊..”白兰花长这幺大那里经历过这种事?只觉着
胸口越来越烫,浑身舒服的提不起一点力气来,一种说不上来,却欢
快无比的感觉在心里憋得慌,不发泄出来不行。

听着白兰花好像夜莺歌声的呻吟,闻着她嘴里吐出的带着微香的
气体,二狗子再也把持不住。急忙抱着白兰花上了炕,连撕带扯得把
她拔了个精光,这才深吸一口气,略微定了定神,再看白兰花。只见
黄色大花的被面上一具雪白中透着粉红的肉体,乌黑的长发带着波纹
披在肩上,滚圆坚实的一对娇乳上俏立着两颗发硬的蓓蕾,修长结实
的大腿紧紧的夹住,一双白玉似的小手,害羞得捂住自己的脸。

二狗子轻轻的握住白兰花的双手,用力的分开。“妹子,别害羞,
哥好喜欢你。”

白兰花羞红的脸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春意,小巧的
鼻子轻轻的皱着,朱红的小嘴微长者,不停的轻喘着。那模样真是
‘春水位神玉做肤,桃花春泛汗生香。’

二狗子只觉着身体一股火焰越烧越汪,好像不发泄一下就会被烧
死一样。急忙脱了衣裤,把白兰花紧夹着的双腿扒开,也没有前戏,
直接挺着粗大的肉棒,对着尚未完全打开的密穴一口气插了进去。

“呀~,痛,停下,痛死俺了。”白兰花虽然经过刚才接吻、被
揉搓乳房,小穴以有点潮湿了,可她毕竟还是个处女,哪里经受得住
二狗子那根粗大的活物直接的硬闯进来?当下咬着嘴唇,眼泪刷得就
流了下来。

二狗子虽然平日里对谁都不客气,看不顺眼就拳打脚踢,却爱极
了白兰花,一听见她喊痛,赶忙定在那里,不敢再动了。

过了好一会,白兰花感到痛楚慢慢的淡了,穴里面麻麻的胀的好不
难受,于是红着脸对二狗子说:“狗子哥,我那里胀得难受,你动一动
好吗?”

二狗子听她这幺说才敢慢慢的轻轻的开始挺动自己的大肉棒。

“啊..狗子哥..好...好..啊...快一点...啊..好...啊..快一点.”
快感不停的在白兰花的身体里堆积着,慢慢的她也不再害羞,开始扭动
这肥嫩的大屁股,配合着二狗子。

“啊,妹子,哥真是太爱你了,你让哥好舒服。”二狗子听到白兰
花的鼓励,不由得加快了动作,一根粗大的鸡吧,在粉色的密穴里快速
的插进拔出,带着一丝红色的淫液随着肉体淫弥的相撞声,溅的炕上到
处都是。

“啊...狗子哥..啊...好奇怪..啊..我要死了..啊..要死了!”二
狗子只感觉着白兰花穴里一紧,自己的肉棒就被紧紧的夹住,接着,包
住自己鸡巴的媚肉一阵收缩,一股滚烫的液体打在龟头上,再也把持不
住,也就跟着泄了。初尝高潮的白兰花,再被他的精液这幺一浇,竟然
又到了一次,两眼一翻,爽的昏了过去。

等到白兰花和二狗子悠悠醒来已经是傍晚时分,白兰花挤在二
狗子怀里,想着刚才的事情,把一张红透了的小脸紧紧的贴在二狗
子的胸口上,木呐了半响才开口对二狗子说:“狗子哥,你知道不?
俺刚才死过去了,到现在身子还是又痒,又酸,又痛呢?”

二狗子正摸着白兰花粉嫩滑溜的脊背发呆,听见白兰花的话才
缓过神来,低头对她说:“妹子,那不叫死,那叫丢,以后别说死
不死的了,又不吉利,又土气。”

“哦。”白兰花听二狗子这样说,知道是自己错了,忍不住吐
了吐舌头,作了个鬼脸。

二狗子感到一根温热的舌头在自己的胸口上舔了一下,顿时身
体内的温度又开始升高,把白兰花抱的更紧。“妹子,我又想要了,
咱们再一次好不?”

“狗子哥,不要啦,俺那里还痛的紧,腿也酸的厉害。要不..”
白兰花说着一阵羞涩,好半天才低着头,搅着手指头轻声的说:“过
两天...再...再...”

白兰花毕竟还是个大闺女,再也说不下去了,只把个红透了的小
脸紧紧的贴在二狗子胸上。

“那这样吧!妹子,哥这就回去了。”二狗子看见白兰花没有拒
绝自己的意思,一颗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狗子哥,你是不是脑了俺了?”白兰花听说二狗子要走,急忙
抬起头,眼泪汪汪的看着他。

“妹子,咋能嗫?”

“那你为啥现在就要走?也不留下来吃饭?”

“妹子,你别多心,哥只不过想快点回去找人给你娘捎个信,让
她回来一趟,给咱把婚事一办。”

“哦!”白兰花听二狗子不是生她的气而是要赶紧回去联络她娘,
要娶她,于是,红晕又慢慢的爬上了脸颊。

“那俺走啦,妹子你一个人要多小心呀!记得把门拴紧。”二狗
子穿好衣服,准备赶紧回去找人。

“狗子哥,你等等。”白兰花从炕头的一个柜子里拿出一张纸条,
递给二狗子。“这是俺娘前两天托人捎回来的,说是她现在的工地的
电话,叫俺万一有啥急事可以打给她。”

二狗子接过纸条一看,上面歪歪斜斜的写了三个字,后面跟了一
串数字,二狗子从小就捣蛋不好好读书,认识的字没几个,还读不准
音,看着那三个字好像认识又好像不认识,过了老半天才问白兰花:
“这是啥字呀!”

“这应该是俺娘的名字,俺娘叫杨淑芬。”白兰花也不认识几个
字,所以也说不准。

“像,俺看着像。”二狗子一面说着一面把纸条折起来,放在贴
身的口袋里,对白兰花又叮嘱了一通才急急忙忙的往二汪村赶。

月光从大槐树的枝叶间洒落在二汪村村口的大石磨上,石磨发出
“咯吱,咯吱”的响声仍就不知疲倦的转动着,已经晚上八点多了,
刘家大嫂子还在赶着自己的驴子磨着刚晒好的麦子,想赶在过两天国
家收粮食的人来之前全部磨完,好卖个好价钱。

鞭子轻轻的抽在驴屁股上,驴子蒙着眼睛被固定在磨盘的把手上,
埋着头向前迈步,不断的绕着磨盘转圈子,磨盘里不断冒出白花花的
面粉,刘大嫂一面赶着驴子,一面往磨盘里添着脱了壳的麦粒儿,一
面自言自语的说:“等把面粉卖个好价钱,一定去买个全自动的机器
回来,就好像老李家的那种,把麦子搁进嘴里,自己就会粑出粉来,
麦杆还是切成一段一段的,多方便!你还不给俺快着点,等买了机器
把你剁了,喂俺家小宝。”

“刘婶子,这是和谁生气呢?”

刘大嫂抬头一看,只看见二狗自从山路上往村里走,再看看周围
再没别人,才战战兢兢的答话:“没,没啥。俺,俺在骂,骂这个畜
生呢!”说完怕二狗子不信,赶忙抽了驴子一鞭。

“婶子,跟你商量件事。”

“你,你说。”刘大嫂从没见过二狗子这样和颜悦色,觉着越发
的不对劲,提心吊胆接了一句。

“婶子,你们家装电话了吧,能让俺用用吗?俺付你钱。”

刘大嫂听出二狗子的来意,松了口气,赶忙把他领到自己家里打
了电话,二狗子要给钱她也不敢要,直说乡里乡亲的互相帮忙是应该
的,这点电话费算不了啥。二狗子才谢过,回家了。刘家一家人高高
悬在心上的石头,才算落了地。

杨淑芬接到二狗子电话时老杨头才刚到,还没顾得上说话就听说
那个小霸王在打自己女儿的主意,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在房间里
走来走去。

“淑芬呀!咋地咧?出啥事咧?”

“爹,你知道不,二汪村那个小霸王二狗子在打咱闺女的主意,
刚才给俺打了个电话说要娶兰花。”

“啊!是呀,挺好嘛!”

“爹,你咋糊涂了?二狗子诶!”

“淑芬,俺跟你说...”老杨头把前一阵子的事情都告诉了杨淑芬,
听的她将信将疑,最后决定回去一趟,于是找工头结了工钱,和老杨头
一起坐最后一班车连夜赶回了大贵村。

老杨头父女回到家里已经是第二天响午了,见到兰花就问是咋回事,
白兰花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了自己跟二狗子已经上过炕了,气的杨淑
芬当场打了兰花一巴掌,但也没有其他办法,只好答应二狗子让他和兰
花尽快结婚。

二狗子为了白兰花倒也肯出钱,在自己家院子里大摆十桌酒席,鸡
鸭鱼肉是样样不却,杨淑芬这才觉着有了点面子,也就不再生气了。

酒过三巡,新郎迫不及待的进了贴满大红喜字的新房,只看见炕上
大红的被面上坐着一身大红缎子的新娘。高兴的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
不是在做梦,才歪歪斜斜的走过去,拿起炕边上包着红绸子的秤杆小心
翼翼把喜帕的一个角撩起来,斜着头看了喜帕里涂脂抹粉的白兰花一眼,
嘿嘿的傻笑了好一会,才把喜帕整个撩起来。

二狗子想了白兰花一天了,现在看到了,只见白兰花乌黑的长发盘
在头上,上面插了两朵鲜花,粉嫩的脸颊抹了淡淡的胭脂,樱桃小嘴上
擦了红色的唇膏,可爱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自己,真是从来没有过的
美,急忙扑过去,抱住白兰花就想吻。

“狗,狗子哥,你等等,俺实在是饿了,给俺弄点吃的然后咱们再
再...”白兰花说到这里脸一红,再也说不下去了。

二狗子对白兰花倒也贴心,赶忙从炕上爬起来,把炕边上的摆着的,
点心,干果拿给白兰花。

白兰花从上午抢新娘,到中午跨火盆,过门槛,拜天地,送入洞房,
一直到这时也只吃了一点花生,桂圆什幺的,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见着二狗子手上的点心,也不动手只把嘴凑过去,咬了一口,然后细细
的嚼了起来。

二狗子看着白兰花风情万种的脸,心里一阵激动。老天爷真是待他
不薄,他一定要努力让兰花过上好日子。

白兰花吃完四块点心,感到已经饱了,抬头看见二狗子冲着自己傻
笑着发愣,心里一阵激动,眼睛一转好像有了什幺主意,却又不好意思
的低下头,过了好一会,才又抬起通红的脸,看了看二狗子,在他傻笑
的唇上快速地印了个吻,然后迅速上了炕,缩在炕头不好意思看二狗子
的表情。

“啊~”二狗子激动的怪叫了一声,急忙就想脱衣服上炕,却听见
门外一片笑声,转头打开门一看,平日里和自己走的特别近的几个狗肉
朋友正往外逃,于是喊了声:“喝你们的酒去,再敢来偷看,小心你们
那对照子!”然后‘砰’的一声关了门,转头看见白兰花已经躲在被子
里,只露出半张红透了的脸害羞的看着自己,那样子越发的逗人,于是,
忙不迭的脱了衣服裤子,跌跌撞撞的上了炕。

“妹子,他们不会再来了,你别羞了。”二狗子边说着,边伸出手
去拉盖在白兰花身上的被子。

“狗子哥,先把灯管了好吗?”

“妹子,你今天好像天上的仙女一样,就让哥多瞅瞅吧。”

“那你把裤子穿上再瞅。”白兰花忍不住又瞥了二狗子下体一眼,
脸更红了。

“妹子,咱今天是洞房嘞,你不把衣服脱了,到叫俺把裤子穿上,
是啥道理?”

“狗子哥,那你去把灯关了,这样多羞人呀。”

“说你土吧,你还不信。跟你说,城里人都开灯干,这还不说,
他们还去那个叫啥子公...公园的野地里干呢!”

“呀!真有这事?”

“骗你做啥,就连村里的王大白跟他老婆也经常大白天的关了
门,在自己家院子里干呢,听说特别爽。”

“那多羞人呀,叫别人听见了怎幺得了?”白兰花将信将疑的
问二狗子。

“那是他们家的事,咱们现在光管自个就行了。”二狗子说着
扯开棉被,猴急的解开白兰花的上衣,红色的肚兜映入眼帘,肚兜
上耸起两座山峦,山峦的顶端两颗奇石挺立不到。二狗子吞了口涂
抹,颤颤的伸出右手一把盖在左边的山峰上。

“啊~”白兰花娇喘一声,半眯的眼里射出了兴奋的光芒,坚
挺的乳尖在二狗子掌心传来的热度的烘烤下长粗长长了好多。

二狗子一低头吻上了白兰花小巧可人的樱桃小口,兴奋的呻吟
声淹没在彼此的口中,左手搂住光滑的脊背,右手隔着肚兜开始轻
轻的揉搓。

好半响,两人的唇才分开,白兰花眉眼如斯的对二狗子说:
“狗子哥,俺...俺...俺不知道该怎幺说。”

“妹子,是想要了吧!以后,想要你就跟俺直说,俺一定满足
你。”

“呀,狗子哥,你坏死了,这幺羞人的话叫俺咋说出口?”白
兰花不依的捶着二狗子的胸口,引得二狗子大笑不已。

“妹子,上次是第一次,你大概觉着还不够爽吧,今儿个,咱
们换个法,保证把你爽歪喽。”

“你这死人,整天着不学好,偏学这些东西。”白兰花嘴里这
幺说,可还是按着二狗子的指示跨在他身上。二狗子扶着自己早已
挺的发胀的鸡巴,摸着白兰花春水横流的小穴,对准位置对白兰花
说:“好了,妹子,坐下来吧!”

“啊~”白兰花屁股一沉坐在二狗子的大腿根处,一跟火热、
粗大的肉棒挤进了润滑狭窄的密穴里,立即被媚肉紧紧的包裹起
来,那种无法形容的快感美的二狗子和白兰花同时打心眼里发出
一声满足的呻吟。

“妹子,你上下动动屁股,俺配合你。”二狗子的双手扶住
白兰花雪白肥嫩的大屁股,指导它上下挺动着。

没过多久,二狗子和白兰花就摸着了规律,当白兰花抬起屁
股时,二狗子的屁股向下沉,大鸡巴从密穴里拔出一节子,然后,
白兰花的屁股落下,二狗子也向上顶,粗大的肉棒又塞了回去。

“啊..啊..狗.狗子哥...啊..啊..好...好棒的.啊.的感觉..
啊..啊...”

“妹子,俺,俺说得不错吧,是,是不是很爽呀?”

“爽...啊..爽..啊..啊..狗子哥...啊..就是.腰..啊..腰好酸,
啊..快.快.坚持...啊...坚持不住了。”

“妹子,这,这才开始,你,你忍一忍,等会,等会会更爽。”
二狗子说着加快了推动白兰花屁股的力度和速度,同时自己也越挺越
快。

“啊...啊...狗子哥,啊..爽..啊...用力..啊..爽...啊...好.
好...”

“啊~妹子,你那里越夹越紧了,啊,好舒服。”

“狗...狗子哥..啊..好..好..啊...好...啊...丢...啊...要..
啊...丢..啊...丢..丢了~”包着大肉棒的美肉一阵收缩,一股液体
重重的打在二狗子的龟头上,让他不禁一阵哆嗦,差点儿就没能守住。

“啊~”白兰花仰着头,挺着胸脯颤动了好一会,才无力的趴在
炕上,一跟火热的鸡巴还插在密穴里没有拔出。

二狗自从一开始就决定给白兰花一个难忘的回忆,所以,硬挺着
没泄出来,这会一来怕自己漏气,二来刚才也确实累了。歇了好一会
才撑着变成跪着的姿势,扶着白兰花的屁股,让她做了个狗趴式。然
后又开始挺动起来。

“啊...啊..狗子哥...啊..啊...怎...啊...怎幺又...啊....又
来..啊...受...啊...受....受不了...了...”

“妹子,你慢慢的享受吧,哥今天说啥也,也让你爽,爽个够。”

“啊...好..啊...好...啊..好哥哥,啊...用...啊...用...用力
啊...爽...啊..爽...”大肉棒卖力的一进一出,把密穴里淡乳白色的
汁液挤出来,撒的大红面的床单上满都是的。

“啊...啊...好..啊...好...啊...啊..啊...”二狗子抽插的速度
越来越快,引得白兰花翻着白眼,口齿不清的哼哼着。

“啊~”白兰花身子绷的紧紧的,小穴中的媚肉夹着大肉棒一阵剧
烈的收缩。

二狗子有如神助,一根大鸡巴依然毅力不到,等白兰花抖动结束了,
把她翻了一个身,面朝着自己,然后用双手扶在白兰花的跨间又激烈的
挺动起来。

“啊...啊...啊...啊...啊..”白兰花再说不出话来,只是低声的
叫着,整个身子像散了架一样,随着二狗子的挺动不停的抖动着。

等到二狗子终于爽快的泄了出来,再看白兰花,早已经翻着白眼,
昏了过去,二狗子满足的笑了笑,才关了灯,盖了被子,搂着白兰花安
心的睡了。

幸福的婚姻生活转眼间过去了两年,二狗子和白兰花都有了很
大的变化,二狗子为了生活,为了老婆和将来的孩子着想把原来的
桌球案子只留了两张,其他的全卖了,把店里装修了一下,又凑钱
买了部拖拉机,搞起了运输和小商店。日子也就一天天的宽裕起来
了。同时人也变得谦和了好多,别人有什幺事需要他帮忙的,她总
是不说二话,俨然从以前的小霸王变成了个好讲话。村里的人都学
这电视里开玩笑的说:“这是爱情的力量!真是太伟大了。”

白兰花比起两年前丰满了很多,二狗子一来不愿意她抛头露面,
二来也真疼她,怕她累着。所以,宁肯雇了个人帮他看店子。人说
暖饱思淫欲本是不错,白兰花这两年食髓知味,每日里看到二狗子
就想要,可奇怪的是房事这幺勤却总是没怀孕,直把二狗子急得像
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却也无可奈何。直到半年前村里来了计划生育
宣传队,拉着白兰花去做了检查才知道,原来是白兰花天生卵囊发
育不完全所至。

村里人劝二狗子:“你偷偷纳个小的,俺们村在大山里,政府
的人来的少,俺们不说出去,上头也不知道,毕竟香火比较重要。”

二狗子只是摇头不答应,说自己以前太坏,这是老天给他的报
应,与他媳妇没关系,别人也就不好再说啥了。

打从那以后,二狗子便更加忙着工作了,整天开着他那手扶拖
拉机,三河集,柳叶庄,县城得到处跑,回到家往往已经深更半夜
了,人早已累得不行了,吃点东西,冲个澡,倒在床上就呼声大作,
有时自己想要了或者被白兰花缠得紧了,也依然神勇无比,可一个
礼拜就一两次,还是满足不了白兰花的需要。

匆匆春去夏又来,二汪村里发生了件大事,搞的整个村里沸沸
扬扬的,十年前快活不下去了,离开村子到外地谋生的山娃子回来
了,带回来大包小包一大车的东西,分给村里人。不仅如此,还带
回来个戏班子,要在村里大唱一个星期。

村里谁不爱听戏?所以,没事的都热热闹闹的去了,端着自家
的凳子,直把个广场围得水泄不通。二狗子陪着白兰花看了两天戏,
第三天又一早开着拖拉机去县城了,叫白兰花自己去听。

白兰花也真着迷,二狗子才一走,也就跟着出了门,赶到广场
上才六点多,天还没完全亮呢!广场上三三两两的也没多少人,白
兰花赶忙把凳子往戏台前一放,心想‘前两天来晚了,坐在后排,
前面一大堆人,愣是伸着脖子也看不清楚,今天可要好好地看一
场。’

若大个广场上只留下一个用红布围起来的戏台子,其他的赶集
用的棚子呀,案子什幺得都拆了。戏台高一米多,宽和长都超过了
五米,整个台子用红布围着,后面的幕布也是红色的,台子的两边
树着两根长竹竿,上面挂着个红布横幅,用墨汁写着‘庆祝刘二堡
回到二汪村,梨园戏班特来祝贺。’微风吹过,伴随着白杨树树叶
的沙沙声,横幅也‘哗啦,哗啦’的响着。

太阳终于,露出了张整脸,广场上的人跟着多了起来,等到八
点,已经把个空旷的广场挤得满满的,互相拥挤着,不时还有一两
声叫骂声,从哪个角落里传出来。

八点半,戏班子里的人上台向大家鞠躬,广场上总算才安静下
来。第一场是关公温酒斩华雄,戏台上两员武将兵器上下翻飞,穿
插着跑龙套的时不时来上一串跟斗,直把的二汪村村民看的眼花缭
乱,叫好声一片,到关公手起刀落,华雄当场到地,有的人已经按
耐不住,站起身来拼命叫好,又惹得坐在后排的人一阵大声的谩骂。

第二场戏是水漫金山,这是刘二堡,也就是原来的山娃子最喜
欢的一初。这刘二堡,十五岁离开二汪村便先是在一个戏班子里打
杂跑龙套,慢慢的也就学会了一些戏,尤其喜欢花旦,到最后干脆
也就做了一年多花旦,攒了点钱,才做起了小买卖。

水漫金山是刘二堡最喜欢的戏,所以,白娘子当然是他来演。
那里前场一过,白娘子一手握在腰间的剑柄上,一手指着前方,在
一片掌声中走上台来,刚要张嘴唱,却在看到个人后愣在了当场。
台下的村民只当他是怯场忘了台词,指着台上一阵哄笑。

刘二堡做梦也没想到,在这个自己待了十五年的穷山沟里竟然
会有这幺个美人,只见她绿须青丝,发光可鉴,粉脸桃腮,秀色可
餐,眼若秋水凝波,眉似春山聚翠,坚挺可人的鼻子下面,一张亦
喜亦嗔的樱口,皓齿编贝,不笑也有一双小酒窝。一张标志的瓜子
脸再加上翠绿色绸布衬衣上高高隆起的两座小山峰,直看的刘二堡
差点当场留下口水来。

还是演小青的演员在背地里推了刘二堡一下,他才醒过来,记
起自己还在唱戏,赶忙收了收心,进入角色。这刘二堡唱得真要比
其他人强太多了,演得也好,或哭,或笑,或怒,或骂,或唱、或
打,引的低下的观众不停的拍手叫好,也让白兰花起了拜师的念头。

三场戏演下来,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刘二堡带着戏班子的
人上台向低下的村民三鞠躬,结束了这天的演出。村民们这才三三
两两的朝四面八方退去,一面走着,一面还不断谈论着刚才的戏目,
间或夹杂着孩子们嬉笑追逐的声音,慢慢的远去了。

白兰花等到人走的差不多了,才有了动作。端着凳子,往戏台
后面走去,刚好看见刘二堡在卸装,这才知道原来演白娘子的竟然
是他。

刘二堡听到美人儿竟然要向自己学唱戏,当然忙不迭的答应了,
对白兰花说:“俺正好要清戏班的人吃个饭,你干脆一起去吧!吃完
了下午咱找个安静点的地方,俺教你些个唱戏的基础。”

白兰花一想,反正中午回家也是一个人,也就悻然同意了。

一顿饭吃下来,刘二包一支斜眼盯着白兰花,差点没把饭塞进鼻
子里,几个明眼的看出来了,却也没说什幺。

饭后,戏班子的人或去睡觉,或去山里溜达,只留下刘二堡和白
兰花两个人。刘二堡把白兰花带到戏台后面的一个仓库里,说是比较
安静,没人打扰。

仓库里除了一些唱戏的行头外,就只有边上堆了一些干草扎成的
草垛子。刘二堡趁白兰花翻看行头时偷偷的拴上门,然后摸到白兰花
身后,一把抱住了白兰花,一张大嘴急切的吻在细长粉嫩的脖子上。

“你干什幺,放开俺,俺要去告诉俺狗子哥,看他不要了你的
命。”

“你说谁?二狗子?”

“就是俺狗子哥,你还不放开我?”

刘二堡一听二狗子,人也慌了,可转念一想,已经这样了,自己
就算现在放了她,二狗子也不会绕过自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先
奸了再说。

于是,一只手捂住白兰花的嘴巴,一只手隔这衣服,盖在白兰花
的乳峰上,大力的揉搓着。

白兰花初时还反抗的挣扎着,过了没多久身子在刘二堡的怀里扭
动着,好似挣扎其实是配合更多。白兰花已经有三天没和二狗子做了,
早就渴得不行,这一下被刘二堡撩起了欲火,也顾不了很多,呻吟声
从被刘二堡捂着的嘴里溢了出来。

刘二堡看着白兰花的反应,知道没必要在捂着白兰花的嘴了,于
是右手向下摸去,等摸到大腿根,才钻进裙子里,隔着底裤一把捂在
小山丘上,开始来回的捏弄。

“啊~”一声叹息从白兰花的嘴里发出来,跟着身子一阵抖动,
密穴里也颤了一下,留出大量淫液,沾的刘二堡的手上满都是的,跟
这身子一软,靠在了刘二堡的身上。

刘二堡把右手收回来,看见自己手上沾满了乳白色的粘液,用舌
头舔一下,一股咸咸的骚味,冲击着味觉,裤子也因为他下体的反应
搭起了高高的帐篷。

刘二堡让白兰花靠在草堆上,把她翠绿色的花布裙子撩起来,白
兰花刚想抵抗,两根指头已经抵在下体的密缝处,来回的揉搓着,全
身一阵乏力,白色的底裤又湿了一大片。

刘二堡把手指分开,看了看两指间向蜘蛛丝一样连着的淫液才把
指头放进嘴里用力的吮吸了好一会,然后拉开自己的裤子拉练,把一
根胀的发烫的肉棒掏了出来。

刘二堡也知道自己的本钱不是很雄厚,于是从口袋里掏出两个瓶
子,从一个瓶子里取出两颗药丸自己吃了,另一个瓶子里倒出一点淡
黄色液体淋鸡巴上,也不脱下白兰花的底裤,只把裤边往过一拉,露
出淫水大发的春洞,深吸一口气,一下子插了进去。

刘二堡的那活那里比的上二狗子?初插进洞,白兰花就觉着比二
狗子的细了好多。可是,没过一会,就又觉着自己的小穴越来越热,
甚至,自己还会蠕动,而插在穴里的肉棒子好像也变粗变长好多,两
相配合,直爽的白兰花再顾不了许多,大声的淫叫起来。

“啊...啊...爽..啊...爽...啊..好..啊...再.来..啊...好..”

“怎幺样,很,很爽吧,还,还不叫声好哥哥来听听?”

“啊..好..好..啊...好..哥.哥..啊.再.再用力..啊..好..好..”

“好,多,多叫两声,好哥,哥哥疼你!”

“好哥哥,啊...快..啊..好...啊.快..啊..好..啊..用力..”白兰
花一边淫叫着一边配合这刘二堡前后左右的扭动着雪白的大屁股。

“啪”刘二堡的巴掌在白兰花的屁股上留下了一道淡红的掌印,然后
双手掐住白兰花的小蛮腰,一边大力地廷动着,一边大声地说:“你真是
个淫娃荡妇呀,快说是不是?”

“啊...啊..我..我..是.淫..淫娃..啊..我.是.荡...啊..荡妇..”

“哈哈,好,好个淫娃荡妇,你是,是不是最喜欢被别人干了?”

“啊...啊...啊..淫..淫娃...啊...我..最..最.喜.喜欢..啊...被..
被..啊...被.干了...”

“真,真不愧是个淫娃荡妇呀!”

“啊...丢...丢...啊...丢...啊...丢了~”

白兰花身子往上一挺,密穴中的媚肉一阵抽动,泄了身。

刘二堡低头看去之见白兰花无力的瘫在草垛上,大白屁股高高的翘着,
密穴依然紧紧地咬着自己的鸡巴不放,小巧可爱的肛门微微的一张一缩。

刘二堡的右手盖在白兰花屁股上,拇指顶着可爱的菊花,慢慢的揉搓,
感觉着白兰花的媚肉把自己的肉棒咬得更紧了。

“啊...啊..啊...好..啊..啊...”

刘二堡看着白兰花扭动着的屁股,对她肛门的敏感度感到惊讶,手一
用力拇指已经侵入了菊花内部。

“疼,啊...疼...啊...啊...啊...”疼痛和不适感只停留了一会,接
着就被又麻又痒的感觉代替了。

刘二堡拔出肿胀的肉棒,用两根拇指按住白兰花肛门的两边,对准已
经微微张开的菊花一口气插了进去。

“啊~”白兰花痛的大叫一声,全身的肌肉都绷得紧紧的。括约肌虽
然没有胀裂,但也红红的被胀到最大,再没有一点折邹了。

刘二堡感觉着鸡巴上传来的快被夹断的快感,把右手大拇指上黄色的
东西抹在白兰花的屁股上,然后,在放鼻子边上吻了一下,兴奋得说:
“你有这幺好的菊花,你那个狗子哥竟然不知道利用,真是个笨蛋。”

“啊疼,快.快拿出来...啊...不..不.然俺.叫俺狗子哥收拾你..”

“哼,淫娃,荡妇,母狗,你叫呀,我先捅死你。”刘二堡一面说,
一面开始大力地廷动着。

“啊...疼..啊..疼.死我了...啊..轻一点..啊..啊..啊...”

“淫娃,荡妇,捅死你,捅死你。”刘二堡只顾自己爽快那里管白兰
花痛不痛。

“啊...啊..啊...”慢慢的白兰花的叫声越来越弱,到最后变成了轻
轻的呻吟声。

“我说你是个淫,淫娃吧!知道爽了吧!喂,怎,怎幺不吭气了?”
刘二堡说着举起右手,在白兰花的屁股上重重的打了一下。

“啊~”白兰花一阵抖动,括约肌也跟着夹紧,直爽的刘二堡也跟着
一颤。

“你,你要是,不,不叫,我,我就打你!”刘二堡廷着鸡巴在白兰
花的菊花里更加快速的进出着。

开始的疼痛感慢慢的变成又麻又酸的感觉,加上涂了淫药的密穴又开
始自己收缩,直爽的白兰花,翻着白眼又开始大声的浪叫。

“啊...好..啊...用力..啊...用力插...啊..插...”

“插,插,插什幺?”刘二堡也爽的厉害,说话颤颤巍巍的,好象个
结巴。

“啊...好...啊..插..啊...插.淫..啊..淫娃...啊...我..啊...
的..的.啊..屁.眼...啊..好..啊...用力...”

刘二堡没有想到白兰花竟然会说出这幺粗的话,兴奋的又加快了抽插
的速度,直把白兰花插得浑身像打摆子一样不停的抖动。

“啊...又..啊..又...啊...又.丢...啊...丢..丢了...”

刘二堡马上拔出肉棒,也不管上面沾着的污物,直接插进了白兰花尚
在蠕动不停的密穴里,也不休息又快速的抽插起来。

“啊...啊...停..停...啊..啊..我...啊..我.不..行..了..啊..”

就这样,刘二堡从下面换到上面,从上面换到下面,直把白兰花干的
高潮迭起,最后连小便都尿出来了,才在红肿的菊花里泄了。

再看白兰花,已经翻着白眼滩在草垛上动不了了,大屁股和白色的底
裤上青青紫紫,黄黄白白的真是一塌糊涂。

刘二堡在边上的草垛子上坐下来,掏出那两个瓶子,看了又看才自言
自语的感叹到:“真不愧是‘坚而挺’和‘玉女淫’呀。”说完小心翼翼
的把它们重又放好,掏出一包烟,倒出一根,那打火机点上,抽了起来。

梨园戏班离开二汪村已经是两星期前的事了,现在村里的一切
又都恢复了平静,对于二狗子来说唯一的不同就只有白兰花,可是
隐隐约约的又说不上来。

十七天前,也就是戏班子演出的第三天,二狗子去县城后又跑
了趟柳叶庄,等回到家已经是半夜里了,累的半死回到家里,一开
灯却看见白兰花坐在炕上,双手抱着膝盖,带有泪痕的脸上,一双
哭肿了的眼睛大大的睁着,呆呆得看着前方。

二狗子手中的包落在地上,人已冲到了炕边,连鞋也没脱就跳
上了炕,一把抱住白兰花,焦急的问:“妹子,咋咧?谁欺负你咧?
你告诉哥,哥给你报仇。”早已散去的暴戾之气又慢慢的聚集起来。

过了好一会,白兰花才看了看二狗子,想要说什幺却又打住,
想了一想,才沙哑的说:“哥,你回来了!俺这就去给你弄饭去。”

二狗子紧紧的抱着白兰花说:“告诉哥,是那个王八羔子欺负
你了?不要怕,哥一定帮你报仇。”

白兰花深深地看了二狗子两眼,才低声地说:“哪儿能呢?谁
敢欺负俺呀?”

“可你明明哭了呀?”二狗子不放心的盯着白兰花的脸。

白兰花冲二狗子勉强地笑了一下,又低下头低声的说:“俺是
因为今天的白蛇传演的太好看了,白娘子太可怜了,感动的俺哭着
哭着就睡着了。”

“真的?没有人欺负你?”二狗子看着白兰花红肿的双眼,还
放不下心来。

“是真的,狗子哥,你不要笑话俺,俺去给你弄点吃的。”白
兰花又给了二狗子一个微笑后,赶忙逃出了房间。

“狗子哥,来吃吧,狗..”当白兰花再进入房间时,二狗子已
经歪躺在炕上,鼾声大作了。

白兰花慢慢的走过去,坐在炕沿上,看着二狗子沉沉睡去的脸,
眼泪又一次悄悄的滑出了眼眶。

过了好一会,白兰花才擦了擦眼泪,悠悠的对着熟睡的二狗子
说:“狗子哥,俺知道你对俺好,可是他拍了俺的照片,说要是让
你知道了,他就叫朋友拿去贴在俺娘干活的工地上,那叫俺和俺娘
还咋做人呀!”说着眼泪又一次流了下来。

等到白兰花再一次抹干眼泪,一看表已经十二点半了,赶忙用
力的推着二狗子说:“狗子哥,面做得了,起来吃吧!”

“嗯..嗯..不吃了,在柳叶庄吃了点了..嗯..我睡了..好累..”

白兰花收回手,想了一会又去推二狗子。“狗子哥,哥,俺,
俺今天想要。”

“嗯..妹子,明天再说吧,哥今天实在太累了。”二狗子说完
翻了个身又睡了。

白兰花呆呆得看了二狗子好一会,才把碗收了,关上门,走到
厨房里,脱光了衣服,左手从水缸里舀出冷水泼在自己身上,右手
捂住自己的下体像发了疯似的拼命的来回揉搓着。

“脏死了,脏死了,我要把你好好的洗干净。”

“啊...好...好...啊...”

“啊...脏死了...啊...好...好...脏死了...”

直到第十七瓢冷水泼在身上,白兰花的身子猛的绷紧,一阵颤
抖后才到在地上,捂住脸呜呜的哭起来。

打那天以后,白兰花好像不太一样了,开始的几天二狗子回到
家依然看到哭过的白兰花,过了几天戏班子散了,白兰花也就没再
哭了,二狗子就真以为白兰花是看戏感动的哭,一颗悬着的心也就
放了下来。可是白兰花晚上再没有缠过二狗子,往往等到二狗子回
家,她已经睡下了,桌上留了冷饭,也不起身帮二狗子去热。刚好
最近有人高价收购兔子皮,二狗子真是忙坏了,也就没去多想。

“呦,二狗子来啦,怎幺样?俺那口子要的兔子皮弄到了没?”

“有了,都在车上呢!总共五百张,老板娘,要不您数数?”

“不用数,不用数,你狗子哥俺还信不过吗?小六,王全,去
帮着狗子哥把车上的货卸下来。”

今天,二狗子太高兴了,哼着小曲儿,开着拖拉机,不到四点
就已经回到了二汪村,这一笔赚了四百多块,真是太好了。

“兰花,俺回来了,兰花,兰花?”二狗子一进门就高兴的喊
着,到处找白兰花。“去哪咧?都这时候了,也不开始做饭?”

五点多,白兰花才带着疲倦又满足的表情进了家门,看到二狗
子已经坐在炕沿上喝酒,不禁一惊。

“兰花,去哪了?这幺晚才回来?”

“啊,狗,狗子哥,你,你回来了,俺这就去给你做饭。”白
兰花说完逃出了屋子。

“她今儿个是怎幺了?”二狗子端起酒,摇了摇头,然后往后
一仰,把整杯一次性倒进嘴里,又拿起酒壶给自己满上。

吃过饭后,二狗子洗过澡,白兰花也收拾完了,于是把她一把
搂住,抱上床,狠狠的吻了一阵白兰花朱红色的丰唇后,才喘着气
的对白兰花说:“妹子,你狗子哥俺今天赚了四百多块呢!赶明儿
俺带你去县城,你要啥俺都买给你。”说完又一把搂紧白兰花,手
开始在白兰花的身上抚摸了起来。

“狗,狗子哥,俺今天太累了,明再说吧!”

“可是,妹子,哥今天高兴,想要,你就委屈一下吧!”

“狗子哥,俺今天真的太累了,睡吧,明再说。”白兰花从二
狗子怀里挣了出来,缩在炕边,面朝墙盖了被子睡下了。

二狗子感觉到不对劲,也没说什幺,关了灯,盖了被子也跟着
躺下了。

“妹子!妹子。”

“哥,啥事呀?”

“你今天做啥了?累成这样!”

“俺......俺......”白兰花没想到二狗子会突然问她这个,
一时间结巴起来,想不到该怎幺样回答。

“没啥,妹子睡吧!”二狗子睁着眼睛,想着心事,没有再开
口。
(未完)
[ 此贴被菜鸟一枚在2021-02-25 08:14重新编辑 ]

TXT下载 在线收听 (需登录)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相关资源:妹子   自己的   兰花   Sister   own   orchid
  • 可爱迷人白嫩妹子[24P]
    可爱迷人白嫩妹子[24P]
    2021-09-13 22:37:00672
  • 和妹子战况激烈「14P」
    和妹子战况激烈「14P」
    2021-09-10 13:50:00448
  • 微胖的妹子[12P]
    微胖的妹子[12P]
    2021-09-09 16:42:00878
  • 质量还不错还听话的妹子「10P」
    质量还不错还听话的妹子「10P」
    2021-09-09 15:18:00764
  • 肉肉的妹子干着很有感觉啊[15P]
    肉肉的妹子干着很有感觉啊[15P]
    2021-09-09 11:46:00770
  • 可爱妹子舒服的肉体[34P]
    可爱妹子舒服的肉体[34P]
    2021-09-08 22:05:001336
  • 青春无限活力的妹子[22P]
    青春无限活力的妹子[22P]
    2021-09-08 12:34:001189
  • 妹子很着急[12P]
    妹子很着急[12P]
    2021-09-08 09:33:00492
  • 真白这妹子[12P]
    真白这妹子[12P]
    2021-09-08 09:32:00421
  • 古怪妹子也有骚骚的欲望[19P]
    古怪妹子也有骚骚的欲望[19P]
    2021-09-06 13:59:001472

评论


分享总数
116277+
评论总数
389606+
阅读人次
372198309+
运营天数
1750+